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小说连载《消逝的谍影》(27——31)  [复制]

阅读[] 回复[11]

发表于 2019/09/11 09:19:25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继发小说《消逝的谍影》(27——31)全文版权所有: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消逝的谍影(下篇)


二十七 到局自首


  奉川县公安局的大门旁挂着两块牌子:一块是“奉川县公安局”,白底黑字,已经破旧斑驳;另一块是“奉川县革委会人民保卫组”,白底红字,显得分外醒目。大门口好象没有人站岗,大门旁的传达室里有一个头发花白的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在看报。

  肩背一个挎包,身着一身草绿军装的顾怡脚步匆匆地来到了传达室。“老同志!你好!我想找公安局长,请问在哪个办公室?”
听到清脆的问话声,半老男人抬起头来一看:哦——好一个漂亮的女军人!顿时瞪圆了眼睛惊奇地反问道:“啊——是部队同志啊!你是来搞‘外调’的吧?现在局里没有局长,只有两个负责人,你找哪一个啊?”“我找负主要责任的。”顾怡感到有点奇怪就这样说。谁知那半老男人又说:“哎呀——两个领导一样大,一个是原来的副局长,姓关;一个是新提拔的“造反派”,姓崔。你要找哪个?”顾怡心想,我对于“造反派”什么的并不了解,还是和副局长说吧!就说:“那我找关副局长吧!”“进去里面大楼二楼的第三间就是,你自己上去吧!”大概看她穿着军装,那半老男人也没向她要什么介绍信,手往里面一指就让她进去了。

走进大门,迎面是一块和人一样高的大木牌。上书八个巨大的毛体红字:"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气势雄浑又令人有森然之意。里面是一幢灰色的三层楼,造型独特,楼梯另外在旁边。当她登上二楼正想拐弯的时候,从三楼楼梯迎面下来两个人,都是三十来岁,前面一个穿着警服,一双狼样的眼睛正紧盯着她!后面一个穿便衣的正和前面的人说着什么,一看到她,眼珠就“转”不动了!她赶紧一转身沿二楼走廊走去,同时想起来,那后面的“便衣”好象在“东方”照相馆附近出现过!

二楼第三间门框边钉着“局长室”的小木牌,门虚掩着。顾怡抬手轻轻地敲了三下,“进来!”里面传出洪亮的声音。推开门随见两张合在一起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身着警服结实的中年人,他有一张敦厚的四方脸,见她进去,放下了手中正看的一叠材料,明亮的目光扫到她身上:“你有什么事?”“请问您是关副局长吗?”她轻轻地问,走到办公桌前正想着怎么开口。“是,我是关山。哦——你是来‘外调‘的吧?”奇怪,怎么都把她当作“外调”人员啦?她真有点纳闷,难道是因为她穿了“军装”之故?其实她不知道,那年月大陆上各单位的“外调”人员是到处漫天飞的呢!

在办公桌面前站稳后,她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对方慢慢地说:“关副局长,我是来向你们‘自首’的。”“什么?!向我们‘自首’?你是什么人?”那敦厚的脸上霎时露出吃惊的神色,乌黑的剑眉也扬了起来,随之人也站了起来!

“我是XX党XX局XX情报站特工,现在向您正式‘自首’!听候您的吩咐。” 顾怡还是缓慢地一字一句清楚地告诉着对方,她想起了那些整天提心吊胆并且还要“受气”的日子,现在决心已下——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大不了坐一辈子的牢——她想。“哦——你是特务?!你从哪里来?”关副局长马上想起部队要求协同调查县城“东方“照相馆情况的事,部队的要求不敢怠慢,几天前已派人“摸底”调查了,可那些“便衣”来汇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照相馆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但现在“特务”居然“找”上门来了!看来情况严重!他赶紧问。

“我从香港过来,到“东方”照相馆大概有两月了。”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关副局长马上作了个“打住别说话”的暂停手势,又指了指靠墙壁的旧沙发让她坐下。她刚坐下,门外人就进来了——正是那个在楼梯上遇到的穿便衣的瘦子!

“什么事?”关副局长问他。瘦子指着顾怡说:“局长,我好象认识她,她是,是。。。。。。”“是东方照相馆的对吧?”“是,是!局长你认识她?”“这不在调查么!没你什么事,出去吧!”顾怡不明白他怎么对“瘦子”下了“逐客令”?“是,是!没事就好,有事,有事叫我!”瘦子只得出去了。

待他一走远,关副局长打开了墙边的一个文件柜,从里面的抽屉拿出几张表格边递给她边温和又严肃地对她说:“这里人太多,比较乱,我给你找个地方,你把表格认真填一下!真心自首,弃暗投明,我们是欢迎的!”又说道:“跟我来!”顾怡接过来一看是《投诚、自首人员登记表》,就跟在他后面离开办公室,走上三楼来到办公室的最后一间,门上的小木牌好象标着“整纪室”,他又从旁边“档案室”叫出一个二十多岁长相机灵的女警员,打开了“整纪室”的门并指着顾怡交待女警员说:“这个人在里面写材料,由你负责任何人不许打扰!写完以后电话通知我。”“明白了!局长。”于是,顾怡走进了“整纪室”。


(待续)


[恭喜,此贴已于2019-09-11 17:37:32 在鄞州区 被 dadi2003 推荐,推荐理由:原创内容]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 2019/09/11 14:55:41

继续看,暂不评。可以吧?

    TA共获得: 回复:1
    基度山人
    基度山人 2019/09/12 09:49:05 举报 0 回复
    抱歉——也许是我表达意思不当,谁也没有让你“不评”,写了作品本来就是让人看让人议的呀,只是觉得你对好莱坞电影名星似崇拜得过分,有点追星青年的感觉。
    • :+1:
    • :啊哈:
    • :爱心:
    • :拜拜:
    • :鄙视:
    • :不要啊:
    • :大汗:
    • :大哭:
    • :大笑:
    • :呆呆:
    • :得瑟:
    • :顶:
    • :发火:
    • :激动:
    • :惊吓:
    • :纠结:
    • :可怜:
    • :抠鼻:
    • :哭:
    • :困:
    • :泪奔:
    • :潜水:
    • :亲亲:
    • :伤心:
    • :偷乐:
    • :吐:
    • :晚安:
    • :围观:
    • :献花:
    • :疑问:
    • :晕:
    • :赞:
    • :早安:
    • :em102:
    • :em103:
    • :em104:
    • :em105:
    • :em106:
    • :em107:
    • :em108:
    • :em109:
    • :em110:
    • :em111:
    • :em112:
    • :em113:
    • :em116:
    • :em117:
    • :em118:
    • :em121:
    • :em122:
    • :em123:
    • :em126:
    • :em128:
    • :em129:
    • :em130:
    • :em132:
    • :em133:
    • :em134:
    • :em135:
    • :em136:
    • :em139:
    • :em140:
    • :em142:
    下一页

           

    发表于 2019/09/12 09:54:12

    (续前):


    二十八     暂时羁押


    待关副局长回到二楼自己办公室,不料沙发上一个翘着二郎腿的人正吸着烟在等他。正是顾怡在搂梯上碰到的那个长着狼一样眼睛的人!他姓崔,是靠大动乱“造反”起家的,仗着有亲戚在省机关,就当上了县革委的“保卫组”主任。

    “老关,刚才来的是什么人?人呢?”他急切地问。“哦——是一个前来投诚自首的特务,我让她在写材料。”“什么?是特务?!那你还不把她铐起来?是不是照相馆的?刚才胡炎(大概就是那个瘦子)已经跟我说了,我们应该马上去那照相馆抓人!” 
    “你说什么?铐起来?我们党向来有自首投诚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协从不问,立功受奖!难道你连这点也不懂?情况还没有查明乱铐什么?!”关副局长严肃地说道,他心里最怕这个一心只想争权又不学无术的仗着亲戚当官的家伙插进来捣乱,把案子搞得一团糟!

    “不过,去照相馆查看一下也好——这样吧,你带人去!注意,尽量别惊动旁边店铺!”又想:也给他点事情干干——尽管他估计照相馆既然有人来“自首”,那馆主肯定早跑了。“好!,我马上带人去!”那姓崔的正中下怀,他一天到晚最喜欢的就是带人在外面打打杀杀耀武扬威显示显示威风呢!于是马上站起来离开了办公室。不一会,楼下就传来了警车的发动声。

       大概半小时后,档案室女警来了电话,说那人说“材料已经写好”,关副局长吩咐女警马上把她带到办公室来,很快两人到了他的面前。他接过“登记表”迅速看起来,一边作手势让顾怡坐下。他看到“自首原因”一栏写着:生在大陆,根在大陆;同保和平,不满破坏;已犯之罪,自求速改;真诚投明,祈望容纳。又在“要交代的问题(事情)”一栏写着:一 在西海县曾经向XXXX部队新兵营战士XXX打听过部队施工情况。二 在奉川县曾经向XXXX部队农场文书XXX打听过部队移防情况。。。。。。。

    迅速看完后,他把表格一折放进衣服口袋里,又和蔼而郑重地对顾怡说:“公安局现在有点乱,只能暂时让你在‘看守所’待段时间,因为你的事涉及到部队机密,要待我们与部队联系调查清楚以后才能确定处理意见。”说着拿起电话拨通了看守所:“看守所马所长吗?是这样。。。。。。”很快谈完放下电话对顾怡说:“我马上派人送你去,注意——为你安全起见,不管在哪里,没有我的签字或手谕,别向任何人说出实情!”

    “我知道了!谢谢您关局长。”顾怡心里有点感动,觉得这个局长有点人情味,不像自己的“上司”。“那好,小陆——你马上把她送到看守所马所长那里!注意安全!”估计到去“东方”照相馆搜查的那帮人快回来了,关副局长对旁边那机灵的女警察下了命令。“是,我明白,马上就去!”

    送顾怡去看守所的吉普刚开出公安局大门两三分钟,不出所料, 只听见下面大院里又传来汽车声,那狼样眼睛的崔主任带着五六个人咋咋呼呼地跑了上来,他们一到局长室就七嘴八舌:“跑啦!跑啦!狗特务跑啦!”“哎呀,我们是白费力气!”“依我说,应该留下两个人在那里‘蹲点’!”。。。。。。“都给我闭嘴!”那崔主任带着他那些由造反派“充实”到公安队伍里的手下白跑了一趟,正气不打一处来!就大喝了一声,狼样的眼睛冒着火光:“老关!得马上审问那‘自首’的特务,问她人跑到哪里去了?”“哦——她‘自首’的材料涉及到部队的机密,审问得有部队的同志参与,我们不能违反有关的公安纪律和政策,所以我们只能把她‘暂时在押’。”关山早就知道他回来要查个不休,就胸有成竹地回答。

    “什么?我们抓的人要通过部队来审问?这是谁的规定?”“造反”出身的主任根本不管什么纪律不纪律政策不政策。“一,她不是我们抓的,人家是‘投诚自首’,弃暗投明——明白吗?二,什么谁的规定?你总学习过公安的‘保密条例’吧?”关山耐心地对他说道。“我不管!反正人在我们公安局,我就得审问!”这简直已经是强词夺理了!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楼梯上相遇见到顾怡的一面,早已让他产生了非要认识这个“貌美得无法形容”(他对手下‘瘦子’说的话)的女人的目的。“即使要问,也等部队来人后再问吧!”因为两人平职,在当时那特样的年代,为了工作关系关山也不想过分“翻脸”。但却不知狼样眼睛的崔主任在心里早打好了自己的“鬼主意”。


    (待续)





      发表于 2019/09/12 09:56:11

      已发第(28)段,正在审核。

        TA共获得: 回复:1
        基度山人
        基度山人 2019/09/12 19:12:20 举报 0 回复
        晚上上网看到审核已经通过——
        • :+1:
        • :啊哈:
        • :爱心:
        • :拜拜:
        • :鄙视:
        • :不要啊:
        • :大汗:
        • :大哭:
        • :大笑:
        • :呆呆:
        • :得瑟:
        • :顶:
        • :发火:
        • :激动:
        • :惊吓:
        • :纠结:
        • :可怜:
        • :抠鼻:
        • :哭:
        • :困:
        • :泪奔:
        • :潜水:
        • :亲亲:
        • :伤心:
        • :偷乐:
        • :吐:
        • :晚安:
        • :围观:
        • :献花:
        • :疑问:
        • :晕:
        • :赞:
        • :早安:
        • :em102:
        • :em103:
        • :em104:
        • :em105:
        • :em106:
        • :em107:
        • :em108:
        • :em109:
        • :em110:
        • :em111:
        • :em112:
        • :em113:
        • :em116:
        • :em117:
        • :em118:
        • :em121:
        • :em122:
        • :em123:
        • :em126:
        • :em128:
        • :em129:
        • :em130:
        • :em132:
        • :em133:
        • :em134:
        • :em135:
        • :em136:
        • :em139:
        • :em140:
        • :em142:
        下一页

               

        发表于 2019/09/12 19:49:51

        好故事,好文采!
          TA共获得: 回复:1
          基度山人
          基度山人 2019/09/14 08:52:25 举报 0 回复
          谢谢逍版的鼓励! 待会有空继续发。
          • :+1:
          • :啊哈:
          • :爱心:
          • :拜拜:
          • :鄙视:
          • :不要啊:
          • :大汗:
          • :大哭:
          • :大笑:
          • :呆呆:
          • :得瑟:
          • :顶:
          • :发火:
          • :激动:
          • :惊吓:
          • :纠结:
          • :可怜:
          • :抠鼻:
          • :哭:
          • :困:
          • :泪奔:
          • :潜水:
          • :亲亲:
          • :伤心:
          • :偷乐:
          • :吐:
          • :晚安:
          • :围观:
          • :献花:
          • :疑问:
          • :晕:
          • :赞:
          • :早安:
          • :em102:
          • :em103:
          • :em104:
          • :em105:
          • :em106:
          • :em107:
          • :em108:
          • :em109:
          • :em110:
          • :em111:
          • :em112:
          • :em113:
          • :em116:
          • :em117:
          • :em118:
          • :em121:
          • :em122:
          • :em123:
          • :em126:
          • :em128:
          • :em129:
          • :em130:
          • :em132:
          • :em133:
          • :em134:
          • :em135:
          • :em136:
          • :em139:
          • :em140:
          • :em142:
          下一页

                 

          发表于 2019/09/14 09:25:17


          (续前):


          二十九         安全会议


          舰队的“安全保卫工作会议”一连开了好几天,把参加会议的的XXXX部队保卫科长鲁毅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因为会议的“机密性”,规定凡参加会议的人在会议期间一律不许向外打电话——所以他无法与自己部队以及郑一汉打电话联系。直至会议结束回到XX基地才接到基地电话总机转达的话:小赵来电报告郑一汉被通知退伍,让他速想办法。他接到电话既感到意外又感到自己疏忽了士兵复员这个环节,他马上想到此事处理不妥也许将会让郑一汉这个优秀的战士遗憾甚至抱怨终生!

          他马上将情况报告一同参加会议的基地保卫处张处长,张处长非常重视,当即一边电话联系XXXX部队司令部军务科了解士兵退伍情况,一边联系基地所在地舰艇大队,刚好有一艘炮艇到岛上部队附近海区巡逻,就让鲁毅迅速回部队处理此事。

          然而,当鲁毅回到岛上部队时“木已成舟”,运输舰早已远去,一切都晚了!
          当然,关于机关士兵的复员问题鲁毅早就查过:本来此批士兵复退名单中没有郑一汉的名字,谁知道那“炊事班长”的能量有如此之大,会来个“狸猫换太子”呢?!鲁毅实在感到对不起这个郑文书,在向政治部主任汇报工作时候就谈到了这个事情,发了几句牢骚。

          主任理解他的心情,没有批评他,只是提醒他:郑一汉所在的教导队隶属于部队司令部管,政治部没有权力插手士兵的去留问题,你要用他就应该早考虑建议把他调到政治部来放到宣传科就可以(当时宣传科“借用”的士兵最多)啊!鲁毅感到主任说的在理,就不响了,只是心里觉得郁闷!想想自己在公安大学学习时也曾经学过“刑侦学”“心理学”“痕迹学”“逻辑学”。。。。。。就是没有涉及过“关系学”!记得有一年在地方公安局“实习”时,也看到了一些不理解的事情,到部队以后认为军队应该比地方纯洁,可不料也有各种各样的“盘根错节”的关系!他实在不愿意去多想了。。。。。。

          舰队“安全保卫工作会议”通报了军内有人企图驾飞机外逃的事故,会议要求部队各级保卫人员务必提高警惕,严密防止敌人的各种各样的“策反”活动,对已经掌握的敌特线索,要深入及时的追查,特别要注意是否有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敌人,证据确凿的,要及时抓捕!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摸清楚敌人“策反”的目的,及时掌握了解敌人的活动!

          会议结束后,基地保卫处张处长和鲁毅凑了凑情况,并部署了下一步的工作:一,根据已经抓获的计大全(那马脸参谋)在基地的交代,一连战士华西民被炸事件和一号口的“口令”泄密事件都是他直接参与的。直接与他联系指挥他行动的人代号“潜一”,一般有任务用长途电话与他联系。二,奉川县公安局已向基地保卫处联系,让部队去人协同调查已经“自首”的敌特顾怡。张处长让鲁毅回部队向政治部主任汇报完工作后马上和侦察员吴卫(那驾驶兵)一起去,必要时把人带回基地。三,继续了解七连司务长那送他“表”的老乡,具体在哪一条舰上?一经落实马上报告基地保卫处,由张处长出面要求舰队保卫部协同调查。

          回到保卫科,鲁毅拆开了由小赵转交的郑一汉给他的信,出乎意外,郑一汉的信很短:里面写道:“鲁科长:我走了!要离开部队了——这确实出乎我的意料!连和你当面诉说的机会也没有,使人遗憾。我知道,这与你和你所交给我的任务无关!小赵干事帮我找了有关领导,但都无济于事,看来就像古人所说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作为一名战士——你不会认为我是“临阵出逃”吧?最遗憾的是没有圆满完成你布置的任务!现在我只能把顾怡给我的信复抄一份给你,作为我对执行这个任务的最后汇报!就涂到此,并祝顺利!战士:郑一汉 于XX年元月七日”
          鲁毅又看完了“复抄”的顾怡的信,心里久久难以平静!他心里在感叹:好兄弟!你是一条汉子——一个赤胆忠心的战士啊!什么“临阵出逃”?!这是“临阵换将”啊!简直是“兵家之大忌”——幸好有顾怡“投诚”,否则后果难料!

          于是,他又把电话打到了政治部主任那里,向主任谈了郑一汉的情况和自己的想法:说是否能够由部队政治部出面给郑一汉籍贯所在的县或者市的人武部发个公函,通报一下该战士在部队的优秀表现,这样也可以让地方在安排他去处的时候加以考虑。主任同意他的建议,但说要请示部队政委同意后才可以发文。


          (待续)

            发表于 2019/09/15 09:37:23

            (续前——继发(30)):



            三十        兵分两路


            经过反复考虑,鲁毅决定侦察工作分两路同时进行:自己和仍然随同他来部队的基地侦察员吴卫迅速去奉川县地方公安局提审顾怡,视情把她带回基地;小赵在岛上继续接近七连刘司务长,在没有证实他“手表”来历之前不能解除对他的怀疑,但不能直接问他“送表老乡“在哪条舰上,防止“打草惊蛇”,惊动敌人的活动。反正,我们侦察工作的最终目的是要搞清楚敌人究竟想干什么?

            第二天一早离岛到陆上码头后,“北京”吉普即向奉川县驶去,可谓熟门熟路——当然,吴卫在表面上还是扮演“驾驶兵“的角色。

            再说奉川县看守所马所长接到公安局关副局长的电话后,马上心领神会,他是数年前和关山一起从部队转业来到公安部门的,而且两人原来还在同一个部队的,所以很熟悉。从电话里他知道关山有难处,当时的情况,监狱和看守所相对比公安局稳定些,因为他们有中央的特殊“禁令”。所以他按照关山的要求,特把顾怡安排在一个比较隐蔽的房间里,不加明岗而是在旁边房间安排了经验丰富的“暗哨”,并告诉顾怡无特殊情况别离开房间,待部队来人查清楚问题后公安局会决定她的去向。

            也许是“事有凑巧”,那一天上面有通知——要求看守所长去“县革会”开会,他也没在意。
            待他离开一个多小时后,看守所的大门前来了县公安局的一辆吉普,跳下车来的却是那长着狼样眼睛的崔主任和他的一帮随从,一下车就大摇大摆地直往里面闯!

            “站住!你们有什么事?”站岗的看守拦住了他们。“什么事?找你们所长——提审特务!”崔主任狼样的眼睛一眨,大模大样地掏出一张“公函”递给看守,看守一看上面写着:兹有奉川县革委会人保组主任崔加牛同志前来提审特务顾怡,望予接洽支持是菏!下面盖着的是鲜红的县革命委员会的大印。那看守只得一面说所长不在开会去了,一面让他们进去值班室找值班的副所长。

            尽管马所长临去开会时和值班的副所长交待过:没有他的同意不许任何外来人员调查顾怡,但在当时的“极左”混乱的环境下,那副所长看到公函上盖有鲜红的县革命委员会的大印,心想反正是公安局的,让他问一下也没有什么问题吧?就带他们来到顾怡住的房间。当他们敲顾怡房间门的时候,惊动了旁边房间的“暗哨”(便衣女看守),本想查问,但想起所长交代的“非危急情况不得暴露”,又看到有副所长在,也就没有出来,只是警惕地听着动静。

            敲开了门,那副所长对顾怡还算客气地说:“公安局的崔主任要问你些事情,希望你配合一下。”推说自己要值班就走开了。顾怡早看到进来的人里面有两个是那天在公安局大楼的楼梯上碰到过的,为首那人狼样的眼睛从进门就紧盯着她还没有眨过,却没见到关局长——心里一惊就想:麻烦来了!

            一见副所长离开,那姓崔的可正巴不得呢!他今天来也是凑着关副局长去开会,私下通过他的在县革委会的“造反派战友”,搞了这张盖有“奉川县革命委员会”鲜红大印的介绍信。自从在搂梯上邂逅这个女人以后,他总是心猿意马,忘不了她。后来关山告诉他是“投诚自首”的特务后,他更觉得有机可乘:一个自首的特务,还不是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他想一定要在部队来人之前把她“搞到手”,以满足他那肮脏的灵魂。在那混乱的年代里,仗着手下有一帮打打杀杀的弟兄,上面有亲戚,他从一个普通的公安局的“临时纠察”当上了县“人保组”主任,可以和公安局长平起平坐,有时局长甚至还要看他的眼色,简直是平步青云!也不知利用工作之便侮辱了多少女人!反正那年月受欺负的是“敢怒而不敢言”!所以虽然他姓崔,但人们在外面背地里无一不是叫他那臭名昭著的外号——“狼主任”!

            现在“狼主任”一看副所长离开就觉得机会正好!就转身对他一帮“亲信”(其中一个当然是那便衣瘦子)吩咐道:“去外面守着!我要问她机密问题!”于是,那些手下警察和便衣就到了门外,便衣瘦子还“知趣”地随手带上了门。

            回转身来,他有点“昏昏然”了!他觉得现在的情景简直就像小学读书时读过的寓言《狼和小羊》里的情景一样了啊:看你这个漂亮的“女特务”还往哪里跑?!

            (待续)

              发表于 2019/09/17 10:30:04

              (继发续前):



              三十一      为保清白



              从一开门发现来找她的人里面没有关局长,顾怡就觉得情况不妙——尽管那些人也都身着警服,但她总觉得有点好像不对劲!特别是那一双盯得她心里发毛的狼样的眼睛!作为经过训练的漂亮女特工,她对男人的这种目光太熟悉了——在暂时栖身的“东方”照相馆里,她几乎每天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目光!以至于在又一次和“哥哥”发生冲突后,一怒之下就离开了,且再也没有回去过。

              唉——怎么到处都有这样的人啊?她想起了在“那边”受训的日子,由于她的美貌,引起许多人对她的非份之想,但因为有她大哥的原部下(局里的一个上校)“罩着”,基本也就没有人敢找她的麻烦。当然,她也有过那么偶然的一次荒唐,那是她自己主动的,当那“上校”告诉她:她的大哥因病早已故去,曾托他照顾她,后来安排她接受训练并给她无微不至地照顾时,她心存感激似乎把他当成了“大哥”,一次酒后竟然主动投怀,却发现他是个“银样蜡枪头”——半途而废!但后来“上校”却又利用她的美貌,派她来大陆刺探军情,渐渐地引起了她的反感。

              而现在,她不敢怠慢——面对的也许是一条更凶恶的狼!
              “狼主任”盯着低头若有所思的顾怡,贪婪地打量着她,觉得这女人实在漂亮!那天在楼梯碰到她穿着军装,只觉得英姿飒爽,刚中有娇,今天浅蓝的便装更使她身姿婀娜凹凸,一双大眼尤其顾盼生辉!他真恨不得马上。。。。。。

              顾怡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发问。
              “你叫什么名字?”“狼主任”定了定神问道。“顾怡。”“什么?故意?!那你在照相店里担任什么任务?”“在照相店给人拍照啊!”她想起了关局长的话“没有我的手谕或签字别向任何人说实话”。“废话——照相店不给人拍照干什么?”话一出口,他感到被这女人给“绕”进去了!又赶紧说:“我是问你在执行“他们”的什么任务?”“奥,暂时没有什么任务。”她不慌不忙地回答。“不说是吧?那你到这里干吗来了?!嗯?”“狼主任”心里火起来了,一个女特务竟然架子比我还大——他想。“到这里自首投诚啊!”还是回答的不卑不亢。

              “狼主任”眼珠一转,心里想该给她点厉害,让她赶紧屈服,时间久了,这里又不是在自己单位,包不得有人来。于是故作威严地整了整大盖帽,拍了拍腰间的手枪,装腔作势地大声说道:“注意!我是在代表县革委人民保卫组审查你的情况!你必须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你的问题!”同时从口袋里又掏出了前面给大门看守看过的介绍信递过去想吓住她。看到他故作威胁的拍枪动作和她在海外训练她的某个上司有点相像,顾怡心里有点好笑,又看到他递过来一张好象盖红印的介绍信,心想什么是“保卫组”?难道不是公安局吗?就伸手去接了想看看。

              谁知刚拿到那张介绍信,她的手就被“狼主任”一把抓住了!且又加上了一只手,两手握得紧紧的,觉得又柔滑又温暖,心里得意及了:嘿嘿,看你往哪里跑!
              顾怡没有想到“狼主任”来了这么一手,猝不及防,尽管又气又急,但没有马上反抗,心想对方毕竟是戴着大盖帽的公安警察,自己又是来“投诚”的,闹翻了对自己不利!所以只是一边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一边端庄地说道:“别这样,崔主任!请放手!”

              可那“狼主任”早已被满身的欲望冲昏了头脑,紧攥着对方的手,耳边又听对方似乎娇声地叫他“主任”请他“放手”,还以为这漂亮的女人在哀求自己,于是更加色胆包天,认为对方已经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就“嘿嘿”笑道:“过来吧!我的宝贝——”两手一发力,猛地直把顾怡往他怀里一拽。。。。。。

              没想到这个身上穿着警服,头上顶着国徽的主任竟然厚颜无耻到这个程度!仓促间顾怡“哎呀”一声急中生智,顺着“狼主任”的一拽之力,跨前一步一脚踏住了对方的脚尖,身体作势向他怀中倒去,一手早已屈肘撞下——两人一起倒在地上!不过,这次大声发出惨叫的可是倒在下面的“狼主任”了:“哎呀妈呀!哎哟!哎哟!”本来眼看顾怡扑向他怀中,心里大喜,正待张开两臂紧抱,不料倒地时胸口如中重击——痛澈心肺!赶忙放开对方,拚命揉着自己的胸脯大叫起来。


              (待续)

                发表于 2019/09/18 09:25:27

                附图片(图文无关):

                那个历史时期的有关公函模式(图据网上仅供欣赏):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