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情牵 薰衣草》  [复制]

阅读[] 回复[0]

发表于 2004/10/01 13:43:37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清晨,初阳在东方冉冉升起··· ···
紫色的花穗带着水珠,微风轻轻的吹过,薰衣草的花株在风中轻轻的摇晃着。他在花丛中提着水壶浇灌着,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是啊,秦文应该笑了,这些年为了它们,多少个日夜寝食不安的翻阅各类资料,是为了能使它们在此扎根开花;种植它们并不是因为仅仅喜欢、爱好,而是为了一个心愿,一个让他刻骨铭心的心愿;那年的情景让他永生难忘,如不是··· ···
四年前,他高中毕业后,因家境贫困没有参加高考,在家帮着父亲忙着田里的农活,一边自学禽畜养殖技术。因他的勤奋、努力,他的技术在附近几个乡镇赢得了乡亲们的赞誉,他为人忠厚、谦虚,所以几个乡镇的兽医们也很喜欢他,他也成了他们一些兽医站的常客。邻镇的尉兽医是他的入门老师,也是他的忘年知交;在尉兽医的指点和自己的努力学习,他可以算是一名合格的兽医了,但他不愿意做兽医,因为他更喜欢花草;其实,这也是拜尉兽医的所赐。尉兽医也是个爱好广泛的老头,五十开外,琴棋书画草,无一不通,说话幽默风趣,热心厚道。
那天,秦文帮邻镇的一家农户的猪看完医回来,到家后洗了把脸,看天色还早,他抗起锄头到田里看看刚插上的秧苗是否需要灌水。在回来的路上感觉到有些胸闷心慌,也许是饿了吧,他这样想着,所以没太在意。等吃饭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好象不是饿的原因而引起胸闷的,秦文开始有点后怕,难道···他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他马上从房里找出几颗消炎药吞服了下去。他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急匆匆的把刚才用过的饭菜碗筷毛巾摞到了垃圾桶里,拿了出去焚烧。然后,他骑上自行车朝乡卫生院赶去。卫生院看到他在纸上写的字,马上拨打了急救中心电话,并把此事通知了尉兽医。尉兽医按秦文叫卫生院传的话,连夜告诉了那家农户,并帮他们消了毒。第二天,尉兽医拿着一包红色果粒来到了急救中心。
“秦文,吃药了。”一个年轻的护士手里端着一个搪瓷杯走了进来,秦文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到那护士时愣住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护士被秦文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怎么了,我脸上有治病的药吗?”护士幽默的说了一句。秦文慌忙接过杯子,“不,不是,我觉得你···”他紧张的答到。“我怎么了?”护士边问着边把其他的药从衣袋里拿出来,一包一包的放在病床边的小橱桌上。“我,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他有点口吃的说着。护士微笑着回了一句:“是吗。”就转身走了。秦文看着她的背影,眨了眨眼,把药喝了下去。
他迷糊的从睡梦中醒了,旁边的小橱桌上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一盆白色的花草。花的香味很独特,但在他闻到这香味时,觉得很清爽。还是那护士,拿着一盆水,盆上还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看到秦文的苏醒,她显的有点兴奋,惊讶的眼神望着秦文的脸:“你终于醒了。”秦文觉得她的话很奇怪,两手撑着床想坐起来;“别起来,你躺着。”她轻声的说到,神情有点奇怪。接着她放下盆,匆匆地转身走出了病房。不一会,医院里的几个医生来到了他的病房,给他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异常,都微笑着舒了口气。这时,尉兽医也走了进来,旁边跟着那护士。秦文被搞的糊里糊涂的问到:“怎么了?”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医生答到;“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秦文摇摇头用迷惑的眼神看着他,“三天四夜啊,你总算醒了!”那医生回答着,“你现在再看看她,你能记起她是谁吗?”医生指着那护士问秦文,他看了下护士,点了下头回答着说:“记得啊!”尉兽医握着那医生的手向他们连声的说着谢谢。护士深情的望着秦文,眼里闪着泪光。尉兽医和医生们笑着走出了病房。
护士拿着毛巾在脸盆里搓洗了一下,给秦文擦洗着脸,秦文一把抓住了护士的手问到:“灵香,我怎么了?”护士扑倒在秦文怀里哭说着,“阿文,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还记得我拿药给你的情景吗?你连我都快不认识了啊!”秦文抱着灵香,让她在自己的怀里哭泣着,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
几天后,灵香挽着秦文的手在医院的花园里散着步,给秦文讲述着他发病时的情景··· ···
秦文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康复,终于可以出院了;他的父亲和尉兽医握着医生们的手,道谢着!秦文和灵香手挽手的走出了病房,把那盆花送给了护士台,其实,这花是尉兽医经过几年精心培育出来的。此花有特有的医用功效,灵香跟他说了经过后,清楚了自己这种病的危险性和传染性强的特性。可此时的他想的更多是那家农户。这种病虽然在书上经常看到,但是除了鸡、鸭等家禽发病率高点,人、畜染上此病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太可能;可是这可怕的病症还发生在他身上了。两人来到大厅,看见父亲和尉兽医跟医生们到着谢,秦文也走了过去。

这时,传染病科的主任和院长匆匆地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他们拉过尉兽医的手,走到了大厅的一角无人处;秦文觉得奇怪,看见尉兽医在听他们说话,而尉兽医不时的点着头。秦文觉的好象有点不对劲,他走了过去,:“院长,是不是我还不能出院啊?”院长拉过秦文的手:“小秦啊,你知道自己得的病症是吧?”秦文点了点头。院长拉着秦文和尉兽医的手:“现在我要请求你们保密此事,刚才我们接到几个急救电话,患者的病症与小秦的相同,但要严重的多。”秦文和尉兽医对望了一眼,神情显得紧张起来;主任在旁边说道:“这病症初发的话我们还有办法医治,如果 ···”他看了下院长,院长点点头,接着说道:“说实话,我们现在无特效药应对。”“这样,我们先上楼去,到我办公室里,我还有事请求你们。”院长插了一句,秦文跟灵香说了一声叫她先带他父亲到别处休息一下,灵香点了点头,秦文跟着他们进了电梯。不一会医院门口救护车的警报声陆续不断,灵香把秦文父亲安排好后,也投入了紧张的救护行动中。院长脸色显得有点沉重,他拿起了电话向市卫生局汇报求援。等院长放下电话后,尉兽医说道:“院长、主任,我们现在能做点什么?”“哦!我们需要你拿来给秦文喝的薰衣草草药,问题是你还有多少?“院长答到,“我们向市医药中心求助了,但考虑到别的医院也要用,所以申请的不多。”“哦!”尉兽医沉思了一会答到:“大概只有20人左右的数量!”“目前,够了,价格我们会以高出市场价补贴给你的。”主任紧紧的握着尉兽医的手说到。“这以后再说,现在救人要紧,我先去拿来吧!”尉兽医说着;“那我能帮什么忙?”秦文看看院长和主任问着;院长拍了一下秦文的肩膀,“小秦,还得留你在这里呆几天啊,一是我们现在也无法完全保证你是否已完全不带一点病原体,二你刚刚康复,在外面你最容易再次感染,所以不能让
你走啊!”“好,我听从医院的。”

秦文在医生的指导下穿上了隔离服,同灵香一起投入了抢救工作。
“爸,爸!···”一个撕心裂肺的喊声在医院的大院响起,一个13、4岁的女孩跪在地上,伤心的哭喊着;她刚得知他的父亲在5分钟前因病情过重,医治无效而去世了。
刚开始的前几天,秦文他们还陪着伤心落泪。在几个星期下来,也顾不着伤心难过了。病人越来越多,病房已经安排不下了,最后,医生们让出办公室改作病房。在各方面的努力协作下,几个月后,这场人与自然的对抗战终于结束了。但是,当秦文准备回家时,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了。

那天,秦文吃完中饭回来时,在大厅看到灵香和几个护士还有院长及主任、医生在那里哭泣流泪、哀伤;秦文还没来得及问,灵香就跑了过来抱着秦文哭了起来,“怎么了?”秦文看着众人问到,这时,他看到院长两行热泪从他的眼眶里滚流下来,他难过的答到:“老尉!~~他~去世了。”灵香哭的更伤心了。哐铛··· ···秦文手上的搪瓷碗和勺子掉在了地上,他呆立在那里···眼泪慢慢地从他的眼眶渗透了出来。回家后,秦文和父亲两人开垦近十亩山地,种植了尉兽医留给他的薰衣草。

三年后的仲夏··· ···

清晨,初阳在东方冉冉升起··· ···
紫色的花穗带着水珠,微风轻轻的吹过,薰衣草的花株在风中轻轻的摇晃着。他在花丛中提着水壶浇灌着,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他终于继承了尉兽医的愿望,也是对他的一种怀念;他看着这片青紫色的花穗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他微笑着,因为明天是他就要跟灵香结婚了。摇曳的花穗好象在祝福他,祝福所有热爱生活的人。

(全文完)             
                 后记

薰衣草 (学名:Lavandula 又名:灵香草  别名:常绿灌木)
   原产于地中海南岸和西亚;属观叶类草本植物,花穗分为青紫色和白色。有广泛的医用价值。


谨以此文悼念非典时期为此作出贡献而牺牲的英烈们和死难者!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 2005/07/06 14:49:48

为爱而顶!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