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怪画家成忠臣,罕见的“不为铜臭惜折腰”的人  [复制]

阅读[] 回复[1]

发表于 2021/06/29 08:43:32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在当前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世风下,我有幸遇到过一位“粪土当前万贯金,不为铜臭惜折腰”的人,
早年他在家乡的时候,每天都是早晚牵着他的爱犬“核桃”游山玩水,很潇洒,让人羡慕,后来在京生活他也随时带着他这个“孩子”,如今十多年了。他每天写字作画,下午抽出点时间会下朋友,电视也多年不看了,据说是保护眼睛,这是我国著名画家成忠臣每天的生活规律。我俩认识起初是山东文明办主任,山东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高挺先介绍,以后我们成为至交好友。
成忠臣以前常来泰安华侨大厦下榻会朋友,我刚认识他时,仅四十出头,这个年纪给我的感觉就赫然一位品高德邵,学养高深的得“道”之士。他每到一地,身边总有一位形影不离的好友,人称“老任”,此人乐观、智慧、幽默,原是他家乡文化局的领导。与他们交谈时间长了,我从老任口中了解到他很多“故事”,现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2003年冬,全国中国画大展在合肥召开期间,在下榻的稻香楼宾馆,他看见刘文西,上前就拥抱着喊着“老朋友”,并说要带刘老到他家乡玩,文西老问“你那儿有啥玩头”“妞儿多”,文西老冷下脸“你讲的啥这是”旁边刘大为亲热地对他说“好久不见了”,文西老一愣问“你们认识?”,大为笑着答道“这是我的小师弟,性格怪的很,就是个一心一意研究学问的,对名利看得很淡,如想出名,早出大名了!”在一旁的安徽美协主席章飚也讲“人品相当不错,我们安徽很多知名画家都了解他。”
九十年代中期,他接触江苏宜兴一位早年与亚明老在苏南农民画报社工作的老同事,这老人保存一批早年亚明发表在苏南农民画报上的早期人物画原稿。他花高价购下亲自送给亚老,亚老一看这批东西激动不已,抱来一捆画对他说,“你看着挑些,都拿去也行。”他听后讲,“我不是跟亚老做生意,这画我不要。”亚老一听也上来怪脾气,“你不要画要什么?要钱也行!”没法成忠臣只好挑选一张说留个纪念就行。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他谈起82年老师刘继卣示范画鸡,刘老一面画一面介绍鸡的五德品格。成忠臣告诉刘老“在农村如果小孩子做错事,大人总是训斥孩子“记吃不记打”,刘老听后说“记吃不记打是鸡的美德,人如果能做到这点就相当了不起了”。多少年后,当在社会上经历风雨、世事沧桑后,成忠臣才体会到这话的真正含义。一个人在事业上成功后,面对掌声,鲜花时,早年那些整过你的人,陷害过你的人,还去计较什么?如去计较,一个人什么事也就干不成了。老任告诉我,成忠臣出门在外,家乡接触过的人,优点也好,缺点也好,他从来不在外面提,好坏只字不提,他的境界、修养就达到这层次。我与他长期接触才了解,这不是他不提及别人,而是在他内心相当高傲,不到一定高度的人他不屑去提。你看网上有人去攻击他也好,骂他也罢,他别说从不看网,就是看见了,知道了,也是一笑了之。感谢别人看得起,抬举,但回骂那是不可能的。据说在美术界他负面评论的人仅三人,徐悲鸿、傅抱石、范曾。评价范曾本来在他眼中也够不上格,是因为范曾与郭庆祥打名誉官司,天津中国书画报上的不同立场观点的人写的文章,他觉某人的观点不正确,也写了一文评价范曾在艺术上望不到李可染项背的评文。
早年浙江曾有商团要包装打造他,找到他师兄徐启雄,要来他的电话地址,他们专程来找过他几次,要全程垄断他所有作品炒作他,并告诉他,要把他作品炒到每平尺五十万。他听后讲“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没一个要置多少地,购多少房的想法,也没这个愿望,我要那么多钱,可能就不知我姓成了。”他很婉言的拒绝了。他从不在网上、报纸、电视上宣传,但他的假字、假画到处都是,遍布网络,各地不断有人隔三差五发作品照片或来人找他鉴定,他一看总是说“我画的那有那么好,比我强百倍。”徐州曾有一房产商,总想让他给画幅肖像,人家专程开车来找过他三次,价格从五万到三十五万,成忠臣仍不为所动,这事很多人知道都大为不解。还有众多电视台、报刊社记者要采访,他一律不接待,还要打官司起诉人家扰民。
老任还告诉我,他每年都烧画、烧字,不满意的就一把火烧了。他用纸、用颜料也怪,专找老纸、老颜料,颜料就是以前那种从石头里磨取的矿物石色颜料。据说几千年来,中国画家都用这种颜料,可传承流通几千年,历史上的名画都是这些颜料制作出来的。成忠臣说用现今的化学色,书画纸作画是在害人,是在骗钱!
△成忠臣作品(真材实料)
我们之间交往久了,就无话不谈,有一次我跟他讲“你不满意的画别再烧了,不能给我么?”他一听马上说“那不行。你要画,我可以答应给你画幅”我说“我崇拜鲁迅,给我画幅鲁迅如何?”他说“可以画个小点的头像,但你要耐心等”。我这一等就是一年,他画个鲁迅头像赠我。有一次省委某秘书长请客,济南军区一位领导用双手按着他的前后脑壳对众人说“成先生就是个天外来客,他这里面装的东西抵得上十个大学教授。”
老任还跟我说起一件事,他与郑州老画家龚柯交往二十多年,他们刚认识的时候龚柯不到八十岁,那时龚老在伺候生病的老伴,夏天开着空调,他告诉龚柯,夏天千万不要开空调,让浑身出汗,排出毒素,夏天就是个人体的排毒过程,常年开空调身上的毒素排不出去,人易生病。龚老听说他经史子集都通熟,而且对易学研究也很深。问他能否给他测下命,他笑着讲“我从不为任何人测算命理,但你可以例外,把生辰告诉我。”他根据命理四柱测算告诉龚柯活九十七岁。龚柯九十岁时他又去其府上,龚老说“你给我测算的不准啊?医生说我心脏跟年轻人一样,至少可活一百零八岁。”成忠臣听后笑了,答道“九十七那年有道坎,过去这道坎,可以活一百零八岁。”但九十七岁那年老人走了。
作者:曹文英,原泰安日报社总编辑,高级记者。

Alternate Text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 {{item.title}}
    {{item.cataName}} {{item.user}} 更新于 {{item.createtime}}

发表于 2021/08/27 16:47:50

不错不错。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