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凑个蛇趣(之社乱)  [复制]

阅读[] 回复[4]

发表于 2019/07/13 20:16:40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社乱”(注请用宁北口音来读即“茶乱”)是我们这里的人对一些行为古怪、不按常理出牌、但又爱在人前张扬、做事乖辟这种人的宁波老话叫法,我们这里说的“社乱”也就跟东北人说的“二流子”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但我今天要说的“社乱”却不是那个意的人,而是被蛇咬了“乱团黄”的人,(注乱团黄即宁波人对男性生殖器里边的睾丸称谓)这蛇是怎么咬到那人的乱团黄的呢?请听我慢慢道来,在我们鄞县西乡一带地方,即是现在的海署区古林、辰蛟等乡村都有种席草习惯,席草可是经济作物,所以这里的农民收入比较高,手里钱一多呢就想改变住房条件,所以大多有钱的农民都想要建房,当的建房主要建材红砖比较难买到,而这时古林镇有村民龚某,却发现了挣钱的机会,他自学成材学会泥瓦匠,农闲时就帮村民们造造猪舍、搭搭小屋,可他有个堂兄在当时在樟村镇砖瓦厂当“阿督”(阿督即宁波人所说的单位最大领导)他能够顺利地买到平价砖瓦,所以龚某又叫上几个会泥工活的村民,成立了一个小小的建筑队,专门帮想造房屋而买不到砖瓦的村民建造房屋,包工、包料,当然有村民自己买得建材的,他们包清工也做的,所以当时的业务量非常好,经常是那边的房屋尚未完工、这边的村民就找上来又要开工确确实实让他先富起来了,生意一好他又招了几个工人到队里而自己就脱产,专门负责接业务了。
那年八月中秋节他们建筑队接手建造的西洋港村种田大户胡某的一幢三开间三层高的楼房上梁了,种田大户胡某非常客气下午三时许安好正栋梁后就让工人全部休工,开始吃上梁酒了,还特意让包工头龚某坐在正桌上座,亲朋好友、师傅、小工一共摆了十几桌,直到晚上八时许还灯火通明,呼五喝六闹个不停,这时龚某肚疼内急要解手了,就起身踉踉跄跄走了出来,外面已经是月明星稀夜晚了,他不管东西南北沿着路找厕所,可当时农村还末旧村改造没有公厕、而露天的粪缸又集中在比较闹猛的村头,所人他低着头只往僻静处找,总于在村西头一亩瓜田旁被他找到一只露天的“清水便缸”,所谓清水便缸就瓜农、或菜农为了放便对作物的施肥,另时在田边的路旁挖个坑埋个大缸,那口大缸有一大半是埋在土下的,这样农民就放便往缸里倒进去粪便、或使用时舀出来,上面是没有搭雨棚的,雨水能直接淋到缸里去的所以农民就叫它清水便缸,龚某找到这只清水便缸后一看四周清静就急忙退下裤子坐在缸沿上放便起来了,多亏那清水便缸里边有“屙覃草”,(屙覃草就是农民怕缸内粪便在太阳爆晒下变质而在缸内撒些稻草之类的杂物)所以他拉下去的大便没有引得下边的粪水四溅,正在他摇头晃脑拉得舒服时,突然“乱团黄”传来一股钻心的痛,痛得连屁股都没擦就站起来了,但那钻心的痛还不断的加重,吓得他提拉着裤子大呼小叫的跑回桌边,一到桌边脸色苍白人也滩倒了,众人好不容易问清怎么会事,跑到他所说的缸边拿手电筒往里一照,大家是大吃一惊,只见缸内一条“炭白蛇”(炭白蛇即当地农民对学名叫蝮蛇的称呼)沿着缸内则四周游动正在想法逃到缸外去,怎奈离缸边尚差十几公分,游来爬去逃不出去,至于怎么进去的到是有很多解释,一、外边的地离缸边沿不高,容易掉进去,二、蛇在捕食青蛙、和老鼠时猎物为了逃命跳了进去而蛇也追了进去,三、那个农民抓到那条蛇后想把它锇死在里面而顺手抛进去的,反正那条蛇因落差问题进去了就没法出来了,不巧的是龚某正在那条蛇最沮丧时坐下来大便了,所以“中奖”了。
屋主胡某及众位师傅们弄清情况后立即用车把他送到集仕港卫生院,但卫生院没有蛇医科,又马上转到宁波二院急诊,转到二院时他的被咬乱团黄已经肿得比皮球还大了,人也迷迷糊糊了,当时二院也没有蛇咬专科,但接诊全科医生还是有这方面知识的,一面用解毒、止痛镇静药物,一面问清是被啥蛇咬的,当得知是被蝮蛇咬伤时马上查找蝮蛇蛇毒血清,可当时在宁波找不到这种蛇毒血清,杭州到是有,就马上联系病人家属到杭州去取,当时杭甬高速还末建成,火车也没有提速度并且班次也不多,家属午夜急忙顾车,总于有一辆出租车愿意去,在二院办好一切手续后凌晨二点就直奔杭城了,等取得蛇毒血清回到二院已是第天傍晚了,他的那乱团黄已经肿得象足球那么大了,人也昏迷状态了用了蛇毒血清后人到是很快清醒了,可是那肿却退得很慢,害得他赤着下身躺在床上动不能动双腿双不能夹,并且那乱团黄还裂开一样的痛,好不容易捱过了二十多天总算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出院回家了到了家里后工程还和从前一好和忙,可一到晚上出事了!什么事呢?原来他的乱团黄被蛇咬后夫妻生活不行了,心里充满激情可下边就是没有动静,害得他老婆急的牙根都痒痒就是进不去,后来两夫妻俩访医求药各处打听、甚至去上海、北京求医看病可就是没作作用,只好作罴,就这样熬了二年多他老婆忍无可忍提出了离婚,他自己也觉得愧对老婆就自动提出净身出户,当时所有的三间三层楼高的房屋归女方、一个九岁的女儿也归女方照顾、他付护养费及到女儿成年,家里的家具、车辆等(除了他建筑队有用的工具)其余作通通归女方。
离婚当天下午他在村里批给他一块大大的宅基地,作为他建筑队的队部,马上发动各工种的师傅们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二间楼房、四小屋、的办公用房及他的住宿小屋,并圈了一个大大的院子作为堆放各种建筑工具,从此他一心扑在建筑队上三年功夫他的建筑队在西乡已是小有名气了,但每到夜深人静的时他心里还是会想女人的,只是下边的“小弟弟”不肯配合,也就只能在心里干着急,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各种先富起来的人也就有买汽车,造房子、往城搬的各色各样的人都有,但同时也从外地涌进一大片外来工、外来妹,那些人有的人找到了正当工作,但也有部分人从事所谓的不正当行业,这时城乡结合部的出租房里卖淫女就特别多,这部份先富起来的人当中就有不少好色之徒开始嫖娼了,这也给派出所带来了业务量,他们埋伏在城乡结合部附近频繁出警抓捕,抓到多数是外来民工没有什油水,也不怕难为情天高皇帝远、远离家乡没有顾忌,反说民警多管闲事,后来民警总结出经验了只要城乡结合部有小汽车长时间停着,基本上就有先富起来的老板在嫖娼,这些个人一被抓住就不住地求饶,别让家人知道、别让工人道反正5000—10000元钱,的说罚款、也好、说封口费也好、随拿,(当时是万元户还相当吃香上电视节目表彰)。
龚某他当时的建筑队也有一定的规模了,自己也买进了当比较普遍也比较有名的桑塔纳小汽车,结识的朋友中也多数是有钱的主了,这其间也被所谓的朋友拉去嫖了几次,但只是个“相公”(所谓嫖客所指的相公就是只看看没有实质性的性器管接触活动),这晚他又被朋友拉去嫖娼了,他们这帮人已经有对付民警的经验了是半夜走打的去,第二天早上再打的回来的,在城乡结合部的路边朋友们帮他挑了个,个子小巧、但又身材火辣丰满的、卖淫女看着他们走进出租房后,其他几位也各自选好了伴侣开始过萧逍的夜生活了,这晚上不知是龚某酒喝多了、还是这卖淫女魔鬼身材特别给力,居然在嬉闹过程中他下边的“小弟弟”突然卟的一声弹射而起挺立在双腿之间,这下把龚某高兴的不知所措,按倒卖淫女慌忙不及地塞了进去,这是他离婚多年来想尝又没能尝到的嗞味哪,忙的他是哼哼唧唧不停的抽送,把下面的那个卖淫女乐的不住的呻吟是高潮迭起,但渐渐地上下双方都发觉不对劲了,上边的龚某想喷射可就是涨在口头射不出来,心里逼的难受,而下面的卖淫女几次高潮后感觉到下边有些麻辣刺痛了,正值在她感到疼痛而想叫他下来时,而在上边龚某正想把东东射出来而拼命抽送着,可怜这个娇小的卖淫女推又推不动痛又痛到不敢动没多久就“晕炮”了,(晕炮是老嫖客的一种说法就是跟中医说的针灸病人晕针一样,就是女人在没有心理准备或突然受外伤,如阴道撕裂情况下的肌肉抽搐,)她这一“晕炮”不要紧,可把上面的龚某害苦了,“鸡巴”被紧紧夹住一动都不能动并且夹得象要捏断一的痛,而下边的卖淫女却象死去一样,吓得他大喊救命,刚好民警夜巡路过,就破门而入见此情景也是一筹莫展,赶快报告上级派来车辆抬他俩抬到车上送到医院急诊,接诊医也没见过如此情形、想破脑壳也想不出怎么办,看一男一女赤身裸体地躺在急诊室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来了医院的那个快要退休的护士长,说这个可用银针扎某某穴、某某穴等穴位可能能解!众人问护士长为何知道?原来护士长是中医世家出身祖上几代都是甬城中医名家,只因是家传中医,技术虽高而学历却不高所以捞不到正高、副高、主任呀等职称就在院中屈就护士长,还在她很小的时侯跟爷爷在传授她国医知识时曾说起这样的一个医学案例,但也没有十分详细的图片和文字记录,只是记载某朝某年某月某处发生了这样一件奇事,某郎中用某某穴位扎针治好。所也不知行不行但在目前没好办法前提下急诊医生也只能从中医科拿来银针让护士长扎针,只见护士长按穴位几针扎下去后只听那男女二人的接合处传来“咄”的一声,龚某总于从女人身上爬了起来,但下边的鸡巴是被夹得又细又长象根筷子似的挂在两腿间,不一会那卖淫女也醒了过来,穿好衣服后双双被带到派出所接罚款与处理。
出了这么一档事后龚某的“名声”大振,有好事者就叫“蛇乱”了,叫归叫他建筑队的生意还是出奇的好,接着又办起了建材公司,生意是越做越大可是家中还是冷清孤独,虽期间也有人替他解绍过姑娘、和女人,但人家一打听到他被蛇咬和被卖淫女夹的事都黄了,这年又有人替他作媒了,女方是某村的智障大龄女,说她智障就这个女孩不太知道看三色实话实说有什说什么,问什么知道的就全回答,也就是我们说的叫作“城府不深”“呒巧尺”但也读过书识得点眼头字,怎么个没巧尺呢这里就说一事,比如在路上碰到她,说某某你把裤子脱下来让我看看,她会回答说:我妈妈说过了女人脱裤子是不能让男人看到的,要到没人地方去脱。
媒人二边一说,女方那想智障女儿早点出手,别让她老死家中成为累赘,龚某想想自己虽然事业有成却婚事坎坷,生理上也需要听说那姑娘长相也不错,就也答应下来了,一切按照当地风俗没几个月后就顺利结婚了,婚后也没有发现女子有什么十分出格的事,能做饭、能做一般的家务,把家里也整理得比他单身时好多子,所以龚某就把生意做得更大了,以至大家都说此女旺夫,当时二人还没有孩子,女子提出想找点事做做,龚某不想把她放在自己的建筑队里,就把她放到朋友的整席厂里去当工人了,整席厂的工人一听是老板朋友龚老板的老婆,有点智障,所以一有空闲都来找她有话没话的打听龚某被蛇咬及被卖淫女夹的隐私,但这些事她确实不知所以回答没有满足那打听者的好奇心,所以打听者又变着法问她和龚某晚上“好事”的经过,这个她把那整个情形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害其中有位老公阳委的妇女当晚就去找龚某求欢去了,不想龚某虽有荒唐的经历但那时也是十分无奈,现在有了老婆又是家大业大的当然不肯造次,并得知整席厂妇女如此无聊,就把老婆叫回家休息了,不久她就有了身孕了,也就心理得在家休养了,龚老板还为她请了个保姆,不久龚老板在城里买了套别墅就搬到城里去住了,后来她为龚老板生了一儿一女,通过龚老板和他的女佣人不断教导和指正下,这个智障女也象模象样的当上了老板太太,加之她人品好、长相甜美,年轻貌美,在龚老板们的一堆富人圈里也算个人物了,现在他们两夫妻过有钱的上等人生活,偶尔到乡下来走走访访老朋友也没人敢再提当年的冏事了。

[恭喜,此贴已于2019-07-14 10:03:08 在老年人之家 被 基度山人 推荐,推荐理由:原创内容]

[恭喜,此贴已于2019-07-20 21:06:04 在海曙区 被 逍遥游641828953 推荐,推荐理由:原创内容]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 2019/07/14 10:05:45

不错——说蛇的故事中穿插着农村历史的变化。

    发表于 2019/07/20 19:26:46

    很喜欢你的小说,有情色,有情节,点赞

      发表于 2019/07/20 21:01:55

      要紧关头咬了,也是命大……

        发表于 2019/08/12 14:26:16

        这是啥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