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王阳明的山水缘  [复制]

阅读[] 回复[0]

发表于 2019/04/03 20:29:10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每逢山水地,便有卜居心。”
“从来野兴只山林,翠壁丹梯处处寻。”
只此两句,便能感觉到诗人对山水的酷爱。岂止是酷爱,“山水平生是课程,一淹尘土遂心生。”,他甚至于将徜徉于山水之间当成了人生必修课。想必诗人的心境很洒脱,生活很滋润,潇洒仿佛仗剑走天涯靠文字为生的李太白,悠闲好似采菊东篱下过着悠然田园生活的陶元亮,自得如同以游山玩水作为事业的徐霞客。事实上,这只是诗人人生的一面,另一面则是责任和使命。他为百姓为朝廷鞠躬尽瘁直至死而后已,因为他还有比诗人更为重要的身份:政治家和军事家。当然,他首先是伟大的思想家和哲学家。他就是世称“阳明先生”的全能大儒王守仁。

热爱山水是人的天性。人们寄情于山水,藉山水抒豪迈之情;人们忘情于山水,藉山水舒郁闷之气。但既然孔夫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想必仁智如阳明先生,比之常人藉山水与人交游、开阔眼界、放松自我、陶冶情操、净化灵魂,他以“万物一体之仁”感受到的“天人合一”的境界,体验到的直达心之本体的快乐,比之我们常人要真切的多。

阳明先生注定与山水有缘。出生地余姚瑞云楼依山傍水,前有龙泉,后有舜江(姚江)。在爷爷的呵护下,在奶奶和母亲的疼爱下,他在余姚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束景南的《王阳明年谱长编》记载,当高中状元的父亲王华将年幼的小阳明接至京城接受更好的教育时,小阳明常“率同学旷游,体甚轻健,穷崖乔木,攀援如履平地。”。这本领一定是在龙泉山练成的。秀丽的龙泉山在阳明先生心中留下了太多美好回忆,以至于多年后,当他写信给尚在余姚的众兄弟,告诉他们自己已向朝廷递上辞呈,一旦恩准的话,他这位“龙泉山主”就能回到余姚和众兄弟们日夜相会。他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阳明先生的诗文中,随处可见对家乡绍兴、余姚的山山水水的热爱、留恋和回忆。如果有人问他为何如此喜爱家乡的山水,我想阳明先生的回答一定会和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一样:“因为它就在那里”。

阳明先生与山水的缘分贯穿生命的始终。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当阳明先生完成在广西的平叛任务后,已知去日无多希望魂归故里的他不待朝廷批复便抗命离职,启程返乡。可他终究未能等到那一刻便客死异乡,于嘉靖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卯时(1529年1月9日8时),病逝于江西南安府章江青龙铺的船上。不过,“心安处即是吾乡”。以天下为己任、视他乡为故乡、临终留下“此心光明,亦复何言”遗言的阳明先生,是坦然离去的。随后,门人弟子将阳明先生归葬于自他生前亲自选定的风水宝地:绍兴兰亭旁的洪溪。这里离会稽山和若耶溪很近,离龙泉山和舜水也不远。他终究还是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

阳明先生一生的军事伟业也没离开过山水。正德十年(1515年)他出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随后数年,他剿灭山贼于横水、桶冈和浰头,都是在崇山峻岭中。正德十四年(1519年),他率大军与宁王朱宸濠决战于鄱阳湖,经力敌加智取,最终生擒宁王。嘉靖七年(1528年),他破断藤峡和八寨。阳明先生剿匪平叛伟业的取得,不是在山林间,就是在湖泊中,他与山水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

阳明先生乐意亲近山水。工作暇余,他带着愉悦的心情遍访名山大川。弘治十二年(1499年),观政工部的他受命督造威宁伯王越坟墓,借机游玩了浚县的大伾山,为当地留下了如今特增历史人文气息的《大伾山诗》和《大伾山赋》。弘治十四年(1501年),担任刑部主事的他处理完审囚公务后,两度游览九华山,留下了《九华山赋》和大量诗篇。弘治十七年(1504年),他受邀任山东乡试主考官,趁机拜谒泰山,留下《泰山高次王内翰司献韵》等诗篇以表达对孔孟和泰山的景仰。身体不好的时候,他喜欢上清净地修养身心。《年谱》记载,弘治十五年(1502年),告病归越的王阳明筑室会稽山阳明洞,行导引术。王守仁字“阳明”,即是源于此。在阳明洞的的修身与静坐静思,也常被视为王阳明思想的发端与学术起点。弘治十六年(1503年),阳明先生转往杭州西湖养病。对于西湖,他有着不一般的感情。“予有西湖梦,西湖亦梦予”,一如500年后的我,自小就对省城杭州有一种莫名的向往,认为那是人世间最美的地方。遭小人猜忌权臣打压时,阳明先生为了表心迹,也为了图清净,喜欢上山避世。正德十五年(1520年),阳明先生不但未因之前的大功受朝廷厚赏,反而因小人污蔑而受武宗朱厚照猜忌,索性遁入九华山过起了隐居生活。据说武宗皇帝曾派锦衣卫侦查他的行动,结果锦衣卫呈报说王阳明日日在东岩打坐,毫无谋反之意。武宗听闻后笑道:“此道学人也”,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感到羞愧,随后又命王阳明返回江西任职。至今,东岩尚留有“锦衣石”遗迹,相传为监视王阳明的锦衣卫所坐。在返回南昌途中,阳明先生游览了庐山和白鹿洞书院。

阳明先生之所以如此挚爱山水,除了天性使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最爱的事业:讲学。“古洞闲来日日游,山中宰相胜封侯。”、“人生山水须认真,胡为利禄缠其身。”若非儒生和士大夫与生俱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他是压根儿不愿入仕途的。他只愿日日与友生一起讲学论道,传播孔孟圣学。并且阳明先生自比狂人,素来欣赏曾点,“铿锵舍瑟春风里,点也虽狂得我情”,他愿意和曾点一样“飘飘二三子,春服来从行。咏歌见真性,逍遥无俗情”。所以借游山玩水点化弟子,或在叮咚流水旁或在泉石上坐而论道,是他最钟情的事业。余姚龙泉山中天阁、会稽山、四明山、伯府第前的碧霞池、桐庐严滩、赣州的通天岩、滁州的琅玡让泉和龙潭、九华山、庐山,到处是他和弟子的身影。如《年谱》记载:“滁州山水佳胜。先生督马政,地辟官闲,日与门人游遨琅琊、瀼泉间,月夕则环龙潭而坐者数百人,歌声振山谷。诸生随地请正,故从游之众自滁始。”那些仰慕他追随他的学子都以陪阳明先生登山为乐。阳明先生关于登山的诗句特别多,大多生动地再现了昔日的情景,令人身临其境。如《江施二生与医官陶野冒雨登山人多笑之戏作歌》
江生施生颇好奇,偶逢陶野奇更痴。共言山外有佳寺,劝予往游争愿随。
是时雷雨云雾塞,多传险滑难车骑。两生力陈道非远,野请登高觇路歧。
三人冒雨陟冈背,即仆复起相牵携。同侪咻笑招之返,奋袂经往凌嵚崎。
归来未暇顾沾湿,且说地近山径夷。青林宿霭渐开霁,碧巘绛气浮微曦。
津津指譬在必往,兴剧不到旁人嗤。予亦对之成大笑,不觉老兴如童时。
平生山水已成癖,历深探隐忘饥疲。年来世务颇羁缚,逢场遇境心未衰
野本求仙志方外,两生学士亦尔为。世人趋逐但声利,赴汤踏火甘倾危。
解脱尘嚣事行乐,尔辈狂简翻见讥。归与归与吾与尔,阳明之麓终尔期。

可毕竟阳明先生是重任在身的朝廷命官,常有身不由已的时候。所以,只能将对山水的热爱托寄在“青山待我长为主”、“湖山久系念”等文字中。况且,他的身体向来不大好。青年时期坠过马,后来又下过诏狱,受过廷杖,贬谪或久居南方时又水土不服,时常咳嗽咳血。所以,到晚年,因为公务缠身、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等原因,连钟爱的山水也只能辜负了。

令人意外的是,健康状况远不如常人的阳明先生,到中年时依然是一名登山高手。大弟子徐爱曾有记载:“……拂杖从先生,路益险,悸悸达下潭……复遵磵缘藤,度栈上二里许,阻废磴,半武苔没,逼峭壁,深渊莫测,予股慄止,先生坦然而去,予自恨弗及……仰见先生自上飞下,且危且羡……”这胆魄和体能远非常人可及。阳明先生不愧为得道真人,他教诲弟子:“登山即是学,人之一身,魂与魄而已,神,魂也,体,魄也,学道之人,能以魂载魄,虽登千仞之山,面前止见一步,不作高山欲速之想,徐步轻轻举耳,不闻履革之声,是谓以魂载魄……魂载魄,则神逸而体舒,魄载魄,则体坠而神滞。”他还说:“我登山不论几许高,只登一步!诸君何如?”何处非学?何处非道?如此点化弟子,高明之至!

伟哉,阳明先生!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