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背上行囊,去梦中的天堂  [复制]

阅读[] 回复[4]

发表于 2019/03/31 23:00:29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叫丙中洛的地方,人神共居的地方,是真正的香格里拉。于是下载了马蜂窝,看了许多图片和旅游攻略,决定前往。跟身边几个朋友说起,她们都表示没跟团不敢去。为此我犹豫好几天,一个人出行,去还是不去?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机票价格天天上涨,在犹犹豫豫中买下了飞往昆明的机票。于三月十七晚上八点出发之前,手机上显示贡山天气是连续下雨一个星期,我突然有个念头,到昆明后直接转去丽江泸沽湖。因为云南除了泸沽湖,大众的景点都基本走过了。当我背上行囊去往机场那一刻,心里还是一片迷茫。


十八日凌晨一点到昆明机场,还是选择按原来的计划行走。由昆明机场转到火车站,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旅馆睡了4个小时,早上八点乘动车到大理火车站,再乘车到客运中心。上午十点乘上中巴车开往怒江州府的六库镇。路上边拍风景边跟朋友聊着,大家一直提醒我一个人要注意安全。当汽车中途休息时,我注意到一个年长者和一个比我小十来岁的男子在车旁边探讨他们的行程计划,他们的口中有我要去的地方。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主动凑上去打听,原来年长的是从北京过来的,比我小的是上海来的,他们都去丙中洛。于是我们说好了三个结伴同行。回到座位上,我把这个好消息微信告诉朋友们,她们甚至认为那两个人是有预谋而引我上当,再三叮嘱我不能跟他们同行,我给了她们一个笑脸。
下午四点左右到了六库车站,打听到去往王丙中洛的道路正在维修,行车困难。车站外围了十来个开小车的司机,我们三人预定的第一个景点是匹河乡老姆登村。司机都说120公里的路程要开七到八个小时,我们三人包车去400元;中巴车价格虽然是很便宜,每人37元,但是中巴车不能开小路,有可能要在路上堵个一到二天。年长者被他们一说就改变了行程,他要一人直接去贡山,经察隅到然乌湖再进入藏区。我认同上海人小邱的计划,虽然行程中景点分散,我们可以随性边走边看风景,一直到终点丙中洛。我们商量后决定晚上住六库,先买了车票,明早乘中巴车去匹河。

六库镇位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南部,是泸水市、怒江州的州政府所在地。这里地跨高黎贡山东麓至碧罗雪山西麓的怒江两岸,东与老窝乡相邻,西与缅甸接壤,北接鲁掌镇,南连上江乡。
六库镇有个大名鼎鼎的\"跃进桥温泉\",因每年春节举行的\"澡堂会\"而出名,六库东依碧罗雪山,西靠高黎贡山,怒江纵贯其间,江东是政治商业中心,江西是文化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首府就设在这里。
白族人说,过去这里是珍禽异兽穴居的地方,土司官常在这里下扣打鹿所以叫\"鹿扣\"。\"鹿扣\"是\"六库\"的谐音,这是一种通俗词源学的比附。汉族人说,这里周围一共有六座山峰,峰峰都有宝藏,共有六个宝库,因此称为“六库”。
这里的气温在25度以上,出了一身汗。在旅店洗澡后,换上一件长袖衬衫,叫上隔壁的小邱一起去附近走走。出门五分钟往右拐就到了怒江的边上,因上游下雨,江水湍急浑浊。江边新建了旅游休闲的各种商铺,好多都空着,或正在装修中。

一路走去,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小吃摊,因为接近西双版纳,以傣味居多。我们品尝了各种小吃,但是对我来说,不喜欢那个味,浅尝辄止。小邱告诉我,他母亲是湖南人,他妻子是四川人,所以酸辣他都能吃。

旁边就是农贸市场,小邱说以前自驾出行时,经常会去菜场逛逛,带一些当地的农副产品回家。我的好奇心使我像小孩子一样兴奋,又看又问又拍照,左下图就是传说中的漆油,漆树果实压榨出来,冷却后像酥油一坨一坨的。居住在云南怒江地区的怒族、傈僳族,与西藏察隅地区接壤,食俗受藏族影响;但怒江地区处亚热带,不产牦牛和酥油,而产漆蜡。这里的少数民族用它代替酥油,制成漆油茶,又香又解渴,既富含营养又具民族特色,也是他们待客的名饮料。这么一块,有一斤左右,价格60元,怒江漆油鸡是云南有名的美食。

右上图:水果摊老板告诉我这是山上的野果子,当地人叫橄榄,我拿了一个尝尝:第一口咬下去,涩涩的感觉,继而唇齿间涌现甘甜之味,果肉中间有一个木质小核很像我们常见的橄榄核。最终,我买了一个菠萝带回旅店。
第二天19日。上午八点准时敲了隔壁小邱的门,继而退房,打的到客运站。吃了早点,我要了一碗面,小邱要了一盘炒饭,总共23元。这个价格跟城市差不多,不过我的面条味道还不错。

离开车时间还早,和小邱的聊天中得知,他是七五年的。以前给单位领导开车,因各种原因刚从单位辞职,平时爱好旅游的他正好来到了这里。车站里我们又碰到了北京人,我以为昨天下午他去了贡山。

这辆车就是我们要乘坐去福贡方向的班车,那扇玻璃窗是昨天被山上的落石砸破的。听说当时还死了一个人。上车后,我的位置跟这扇窗同一个方向,发现右边还有空位置,就坐到右边去了。汽车沿着怒江行驶,窗外是湍流不息的江水,滇藏公路正在维修中,连日下雨,满是泥泞。在狭窄的山路上对面有车过来,错车的过程是不敢直视的,一不小心可能掉落到谷底翻腾的江水中。有时候遇到修路的挖掘机,过往的汽车必须等着,时间是不可预计的。经过很多凹陷的路段,看不清积水有多深,汽车大半个轮胎陷入泥潭中。80公里的路程,颠簸着、摇晃着,开了六小时。下午四点半,到了福贡的匹河乡,这里有两个景点,老母登教堂和知子罗村。我们下车的地点距离山上的村子还有十多公里的路,只能在路边搭车。正好有一辆机动三轮车经过,车子上坐着一个怀抱婴孩的妇女和一个三岁小孩,车内装有几袋玉米。估计是一家人,他们商量后不想放弃赚钱的机会,同意带上我们,那个女人腾出一点空隙让小邱坐身边,行李放在玉米上,我只能和开车的并肩坐驾驶位上,三轮车突突突勉强的向山上开去。一路上我跟开车的师傅聊着,他是山上的村民,家里养了猪,今天下山买玉米喂猪,这里前几年开始搞旅游开发,好多人开农家乐赚了钱,她姐姐在山上开客栈,可以带我们去她那里看看,如果合适可以到她那里住宿。我跟开车的师傅说,你老婆长得很漂亮,你好福气啊!

匹河怒族乡位于福贡县南部,东以碧罗雪山主山脊为界,与兰坪县接壤;西以高黎贡山主山脊为界,与缅甸联邦相邻;南接泸水县洛本卓乡;北连本县子里甲乡。地处“三江”并流区的怒江神秘大峡谷,村寨多分布于碧罗雪山、高黎贡山海拔1500米到2000米地带。乡境内国境线为16公里,乡驻地匹河,距县城45公里,海拔1060米。匹河系前河与达洛河汇流而成,故名“拼河”,意两河相汇流。1962年瓦贡公路通车时在现乡驻地设有一“拼河茶水站”,后音变书写成“匹河”。
一路聊着,又忍不住一路用手机拍摄那目不暇接的美景。三轮车开到了一户人家门口,挂着“老姆登客栈” 牌匾。老板娘五十来岁,我先上楼去看了房间的设施 ,有热水,床被干净,感觉非常满意,120元一间还价到100元,也不去找别的客栈比较了。 老板娘熟练度操作电脑,每个人身份证核实,拍照,登记。

我问有没有土鸡,老板领我到屋后,看到鸡舍里面十多只鸡正吃着玉米粒,问了价格,五十元一斤,叫老板抓了一个,他说两斤不到,我想两个人吃也差不多了,再让他炒一个菜,作为我们的晚餐。下午5点左右,天还亮的很,打听到从小路去山上的知子罗村还来得及,我和小邱即刻出发。沿着石砌的山路盘旋而行,各具风格的农家乐或客栈依山而建,因为淡季,大多数关着门,有三三两两居住的村民。因为我走的快,看到小邱走得气喘吁吁,我就停下来等他,他说自己经常掉队,走不快,要不是我在,他早就走回头路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到了山顶,远远看去有一个类似亭子的建筑,原来是以前村子的博物馆。

知子罗:傈僳语的意思是“好地方”。
  知子罗村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三十几年前它曾是州府所在地,二十几年前它还是兴盛的县城,而如今它兑化到只是怒江州福贡县匹河乡下属的一个村子,常被人伤感地称为“废城”。

  这是一座久已废弃的老城,它位于吡咯重山西坡缓坡地上,面对高黎贡山,怒江就从它脚底下流过。这里原是怒江州州府和原碧江县县府所在地,1986年12月25日,刚刚在山坡上建起一个新楼的这个县城突然被宣布撤消,原因上根据地址部门的专家分析鉴定。该地区可能发生大面积滑坡,于是“碧江县”这个地名便从中国地图上永远消失了。弹指一挥间,二十年过去了,山崩地裂的滑坡直至今天仍未到来,而昔日繁华如梦的知子罗却成了一座凄清冷的废城,但谁也不知道,明天的知子罗还会不会存在。知子罗虽比不上楼兰古城,吴哥遗址,但它在怒江州的发展史上却也算得是深刻的一笔。

  走在知子罗称的废墟的而略显凄凉的街道上,时间仿佛倒退了二十年,是的,这就是二十年前知子罗的原貌,直到现今亦无什么大的变化,而外面的世界,却早已今非昔比可,试想一下,如果当初没有那个所谓的“滑坡”,现在的知子罗又将是如何一般景象呢?所谓“人去楼空”,不过就是如此而已吧。

从山顶往远处看,对面云雾缭绕的山顶还有白色的积雪,峡谷下面的怒江像一条巨蛇蜿蜒着。
怕天色暗下来,我催促拍照的小邱尽快下山,下山可比上山容易多,很快到了半山腰,老姆登教堂就在这里。虽然在峡谷里,居住着怒族、傈僳族、白族、汉族、藏族等,但是他们绝大多数对基督教的信仰却是一致的,只有极少数的人保持着原始的信仰,如傈僳族的东巴教和藏族的藏传佛教。
匹河怒族乡老姆登村位于碧罗雪山脚下,海拔约二千多米,北面正对着三百里的怒江峡谷,西面隔着怒江的是高黎贡山。不过在这里看不到碧罗雪山。这里有个号称大峡谷中最漂亮的基督教堂“老姆登基督教堂”,始建于1938年。隔着怒江水,对面就是高黎贡山脉中的怒族圣山——皇冠峰。老姆登基督教堂、皇冠峰,成为这里的地标。

晚上7点左右回到客栈,老板夫妇正围着火炉给我们炖鸡汤,火炉上方挂着一排黑乎乎的腊肉,腊肠。因为一只鸡加上一盘炒豌豆尖够我们两个吃的了,所以很遗憾的放弃了吃腊肉。

哇!满满一盘鸡汤,和那翠绿的炒豌豆苗,早就把我们一路的颠簸和疲乏忘之殆尽。饭后,洗个热水澡,把头蒙在被子里继续我的一路游记。

20日早上五点,感觉被冻醒,天还是一片漆黑,外面悄无声息。继续捂被窝。六点半起来冲了个热水澡,整理一下,七点多,拉开窗帘,云雾像白色的绸带飘绕在山腰中。

小邱的房门开着,我叫了几声,他在三楼拍照,因为八点有去贡山的车子,我催他尽快收拾准备退房。老板夫妇还在睡梦中,把他们叫醒,问去贡山的车有没有?看到客栈门口停了一辆越野车,女主人告诉我昨晚又来了一车五人,他们要在这里停留两天。她电话联系了山上做客运的司机,然后问我们要不要早点,我们要了两碗面条,叫她多放青菜,她给各加了一个荷包蛋。结账后,昨天房费,晚餐和今天早餐总共付了366元。这里的村民都信基督教,我想她不会宰我们吧。
我们还在吃面条的时候,山上开来一辆五座面包车停在客栈门口,面条不好吃,我留下半碗,就上了车。途中得知,司机也跟客栈老板一样,同属傈僳族,也是基督教徒。在交谈中了解到,他一个人开车要养家里五口人,父母,他们两夫妻和一个孩子。他们村子里有几个开客栈和农家乐的都赚了好几百万,目前这里旅游业开始发展起来,游客渐渐多起来,他买的这辆面包车还在按揭中。真心希望他的家乡旅游业开发给他带来生活的改善!车子开到山下路口,司机为减少汽油成本,必须多带上几个客人,恳求我们在车中等待,我和小邱默许了。天空零星飘着雨点,感觉冷,路边停着好多载客的汽车。不知什么时候能坐满五个人,我默默祷告,上帝保佑!

将近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坐满了人,沿着那条泥浆路向福贡方向行驶。我们在车里担心,今天能不能到贡山,因为匹河到福贡要2至3个小时,目前已经9点多,到福贡最快也要11点多。福贡到贡山路程120公里,如果不修路堵车,去贡山至少要10个小时以上,昨天封路了。我轻轻念叨:愿主保佑,天气晴好,一路顺利。小邱跟司机讨论着天主教和基督教之事,40多公里的路程,开了两个多小时,中午12点左右到了福贡。快到终点时,司机把前窗上的方向排收起来,说没有运营证,怕被罚。我开玩笑说:“你信基督教,还做违法的事啊。”他被我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尴尬,幸好小邱打了圆场,我也跟他解释了,请他不要介意。一共付了80元,他离开时跟我道谢又道平安。也愿你平安,辛勤的傈僳族司机!
在福贡车站附近路边,停了好多面包车或越野车,看到我们过来,车主们蜂蛹而来,问去不去贡山,打听价格,每人150元。因为这个时间段没有班车,更何况目前的路况,班车基本停了。毫无选择坐上了一辆面包车,目前车里总共有三个客人,还差三个。我和小邱去马路对面买了些食物充饥,重又坐到车上,二十分钟后,问司机,他说已经联系好客人了,十分钟到,我们继续等。一个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忍不住了,问后面的车子有没有马上出发的,个个都说马上开,我要提行李换车,小邱告诉我,这样不行的,司机之间会闹矛盾的。我也不管了,直接找了一个瘦小的越野车司机,那人跟我说,你要跟你原来的司机去协商好,不然我不好向他交代,他答应了我才搭你。我想哪有这样的事情,我付钱给你,你还不要。小邱偷偷跟我说,少数民族的人很野蛮的,还是少点事吧。看看面包车司机略带凶色的脸,想想也是,这里聚集了怒族,独龙族,傈僳族,藏族等好多种少数民族,对他们来说,我们属于外来人员,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自己,我只能重新坐回面包车上。期间有人让他捎一袋塑料管,不到两斤重,司机要收50元,那人说这一袋塑料管都不值30元,在他们讨价还价中,我忍不住插嘴说:“举手之劳,最多收20元。”并想拿手机拍下过程,司机发现不让拍,用仇恨的眼光看了我,我却鄙视他。
3点左右,车子坐满了乘客,终于可以启程了,什么时候能到贡山,大家都不能预计。我坐在副驾驶座,以为可以拍更多的风景,但是拍到的却是不堪的路面,过往车辆灰头土脸,连车牌号都被泥浆遮盖了。

司机跟别人交谈中我得知,他是藏族人,也是基督教徒,以他的行为,我怀疑他说的话不真实。看到我拍照,疑惑的问我,拍车牌号干嘛?我说,我是交警,这样遮挡车牌要罚款的。小邱跟他解释说,拍这个照片为了证实这里的路况有多差。这也是个牛人司机,汽车在悬崖边上开,他能一只手拿手机打电话;开的是面包车,却超越前面一辆辆越野车。右边车窗下不到十公分就是几十米深的峡谷,混浊的江水翻滚着,我说开慢点,不要打电话,他却不理我。愤恨的情绪超过了恐惧感。所有在这条线上做生意的司机都会选择峡谷对面的小路,这小路时而经过村民家门口的水泥路,但有时候也要经过几段烂路。有时候车子又会过桥行到百米宽江对面的大路上,估计小路无法通过吧。
六点不到,司机停车加水,车窗玻璃被泥浆遮挡住,没有水,雨刮器也起不了作用。前面正好有景点,叫:石月亮。远处山上的岩石上有一个月亮形圆洞,路边立了石柱,刻“石月亮”三个字。

等我们上车,才发现前面停着那么多的车并不是所有乘客来下车欣赏风景的。百米远处,挖掘机正在从崖壁上采挖山石,并填高路面。长长的车队在峡谷中延绵着,好多人在车外焦虑的等待着。但任何人给不了答案。

将近晚上八点,天色已经黑下来。左边是幽深的峡谷,右边是陡峭的崖壁,那段刚铺设的巨石路面如何通车?我已经作了准备,即将在车子里度过人生中最漫长夜晚!因为心里期盼着,最美的风景就在前面,也就释然了。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前面的车动了,听说可以通车了,我们车内的五个男乘客都下车,以减少车的重量,真难以相信,面包车也终于能通过这样的路面。天开始下雨,车子在黑暗中行驶,不过半个小时,又有堵路,有人看管着不让过,说有落石,车子就此停了下来。本来侥幸以为今晚可以到终点站县城,躺在床上睡觉,想不到这个愿望真会成泡影。前面工程灯照着泥泞的路面,在那黝黑的峡谷中,只听哗哗江水翻滚,倾盆大雨中看不到前后车辆,忽见司机瞬速打开车门,在大雨中把那护栏搬掉,又在泥浆里吃力的搬移掉两块大石,当他浑身湿淋淋,带着泥浆的双手打开车门时,我已从包里陶出一包餐巾纸提给他,他面无表情的接过,擦去手上泥浆,点燃发动机,飞一般驶离而去。经历过以上几个事件,我不再坦然,双拳紧握在胸口,心提到嗓子眼,喃喃念叨:上天保佑,前面路段平稳,让我们安全到达……汽车飞驰在山路上,不再责怪司机的急躁,更多是对他的理解:每天冒着生命危险在这条路上往来行驶,为了谋生。而我只不过是为了消遣偶遇了这些惊险场面。凌晨1点半,终于到达贡山县城。
找到住处,凌晨2点倒头就睡,迷糊中听到旅店内有两个女的大声说笑,我使劲敲门和玻璃窗,才消停。早上又被拖拉机和汽车行人等吵醒,8点起床,老板很热情给我们指路,指着窗外对面不远处,告诉我们去丙中洛的班车就在这里。八点三刻,我和小邱一起吃了早点坐上开往丙中洛的中巴。车子在贡山县城绕一圈后整九点又回到出发地载上最后的乘客开向丙中洛。县城不大,过往行人不少。

40公里的路程,一般2个小时能到,司机说如果遇到修路,又不能预计了。开始的路段也是很烂,后来平整了些,没料到开到一半路程,有五六辆车子停在路边,车子前的路面上散落着从崖壁上掉下来的石块和树枝,幸好过往的车辆没被砸中,而要通过这里,必须有人把树枝和大石块清理掉。


真有人去挪动了石块,把横卧在路中间的大树枝搬到路边。万一又掉下石头,人命关天啊!把大的石头清理后,一些越野车先开了过去,我们的司机叫我们都下车,人先走过去,我想我的重量对这车子来说应该是微乎其微吧,继续坐着,司机也没多说,把车开过碎石路面又让大家上了车。后面的路还可以,怒江第一湾的美景很快出现在我们面前。

怒江,流经云南贡山县丙中洛乡日丹村附近,由于王箐大悬岩绝壁的阻隔,江水的流向从由北向南改为由东向西,流出300余米后,又被丹拉大山挡住去路,只好再次调头由西向东急转,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半圆形大湾,称为怒江第一湾。
因前面修路,汽车堵住,我们的车子距离观景台还有200米,虽然在车子里也能拍到全景,我迫不及待下车来到观景台最佳位置,拍了几张。拍照后就等前面通路了,在等待中发现有个略大我几岁的男人很热情的给一个女的拍照,看样貌,两人来自不同区域,拍完照片,女的连声道谢,我就知道他们不是一起的,随即看到女的走入路边车内。小邱在200米外的车内,观景台边虽然有好多人,我就拿了手机让那位大哥帮我拍个留影。随后跟他聊上了,他来自上海,在半路上结识了两个旅伴,后来又分开了,目前他跟别人拼车往丙中洛方向,车子在前面路段100米处,他说没有具体行程计划,随性走。我把我的情况告诉他,并邀请他与我们同行。于是我们互加了微信,他姓王,我就叫他王哥。让他在终点站等我们。 车子开动后,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小邱,他也特别开心,想不到在千里之外能遇到老乡。半小时左右车子到站,王大哥正等着我们,老乡相见,话语滔滔不绝。中午12点多,找了家饭馆吃饭,炒了三个菜,结账时我们还是AA制,每人30元。

中饭后,二人行成了三人行,大家都开心。如果三个人脾性相近,这次旅途会更加难忘!下午商量好包车去秋那桶,100元。司机是东北人,个子瘦小,不是他的口音显露出来,谁都不会相信。我问他怎么会从东北到这里来开车,他说媳妇是这里的人。16公里的水泥路,仅开了十几分钟就到了目的地,秋那桶村。

秋那桶村,仅听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位于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北部,是云南省在怒江大峡谷北端的最后一个村子。村内有一个教堂,我们的客栈就在教堂边上。教堂门口一大块水泥地,许多村民围坐在边上一起聊天。主人不在,我们在外面等,这时有一辆越野车开到面前,开车的是一个年纪与我差不多的女人,她下车打听附近客栈情况,我告诉她我们已经准备在这里住宿了,因为车牌被泥浆盖住了,看不到她哪里过来,后来她告诉我们,她一车五个人,从安徽一直到昆明,沿着滇藏公路到了这里,她还说昨天下午堵车时看到过我,我也觉得面熟。她们今天临晨4点到贡山县城,因为太累,找了家旅店就睡觉,今天必须找一家好的客栈,听说这里的客栈都没有热水可供洗涑,她只能回到镇上去。接下去她的行程是经过察隅进藏到林芝。听她说已经自驾去过西藏十多次了,国内基本跑遍。真的好羡慕她的胆量和体能,从来没有崇拜过哪个偶像,这才是我心中的女神!
开客栈的是二十五岁的年轻人,见到他时,腰间插着一把砍柴刀,裤腿半卷,灰尘仆仆的样子,谁都不相信他是一个开客栈的老板。他憨厚笑着跟我们说,现在客栈淡季,去村委会干活了,一天能赚120元。网上看过他的客栈口碑不错,虽然房间设施并不好,但是价格也便宜,每人60元。等我拿了钥匙要开门去时,发现我的行李箱忘在车上了,王哥的也一样,只有小邱的旅行袋一直背在身上。因为明天司机接我们去雾里村,我留了司机电话,赶快电话告诉他,16公里的路,让他开回来也说不出口,只能让他看顾好我们的两个箱子。

卸下行李,迫不及待走往村子后的山坡,溪水从山顶哗哗流淌下来,苍老的古树,远处山顶的积雪,错落有致的木屋,真是美不胜收。

山坡上有个木屋,门关着却没有锁。我推门进去看了仔细,屋子正中有个黄色倒梯形木槽用绳子固定着,一个石盘不停转动,从木槽下掉出来玉米粒正好进入石磨孔内,石磨把玉米磨成接近粉末的颗粒状。屋内还有一把笤帚和一袋玉米,屋子下面有水渠把山上的水引入一个水槽中,水的冲力推动木桨,使屋内的石磨转动从而替代人工研磨玉米,这是古代先民的一个创造。当我们下山时,看到一直狗狗蹲守在木屋外,一位大爷在屋把研磨完了的玉米粉装入袋子。

从大爷那里得知,这个水磨一天能磨100斤玉米,村子里谁都可以使用水磨,而且从不上锁。多么淳朴的民风!
山坡上有好多蕨菜,我采摘了满满一把,猪在山间自由奔跑,坡地上开满了各种小花。我像顽童一样蹦跳着,远远把他们两人落在后面,沿着羊肠小道无意间进入了一片坟墓地,因为大多数村民都信基督教,我一眼瞥去,每个坟墓上都有十字架,慌忙掉头回来,迎面而来的两个人问我路况怎样,我如实告知,他们就打消继续上山念头了。 从村子后面的山上转到村子里面,欣喜的看见母鸡带着一群小鸡觅食,母狗守护着小狗蹲坐在家门口,牛犊悠闲的在咀嚼着青草。想起我们穿梭于钢筋水泥的大厦高楼、奔走在人口密集喧嚣的街区,这里是如此安逸的一个世外桃源。

到了客栈,见到了老板娘,个子娇小。她刚从山上割猪草回来,从一个小竹箩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个菌菇,问她才知道叫羊肚菌,我们问怎么卖?老板说一个4元,爱怎么吃就给怎么做,她今天采了30多个,赚了120多元。

晚上让老板做了青椒炒肉,加了六个羊肚菌,一份豆瓣酱炒蕨菜,一份炒豌豆尖,三个人三个菜,虽然豌豆尖比在老姆登客栈吃的老了许多,我可是从来不曾有过的吃了两碗饭。
在我们吃饭时,来了三个开着摩托车从浙江来的小伙子,历时一个多月,经过昆明后与我们相同的路线行驶到达这里,之后也将从察隅进入藏区。每辆摩托车装满了生活用品,今晚他们在客栈借宿了。他们平均年龄24岁,其中一个拿着手上一本书跟老板说,希望能跟客栈里的读物置换,他可以在旅途上阅读,老板很友好的答应了。勇于冒险、令我叹服的年轻人!

峡谷里的夜晚特别冷,我把另一床的盖被当了垫被,上面盖一床盖被两条毛毯,怕不够热,向老板要热水袋,他却捧了一台取暖器给我,这一晚,如此寂静,好久没有睡得如此香甜。

22日早上,在鸟语声中自然醒,远处的山被云雾包围着,听得村子里清脆的公鸡啼叫,湿润清新的空气令人精神饱满。幸好昨天下午借了小邱的防风衣一直在我这里,穿在外套上,赶快洗涑穿戴完毕找他们去,敲了门,无人应答,估计他们早起,拍照去了。我独自来到村子周围,随手拍了几张。云雾缭绕整个山村,没有车辆行人,静谧而安详。

回到客栈,老板在劈柴,我让他给我们做三碗面,等他们回来一起吃了热气腾腾的早餐,暖和不少。

早餐后,联系了包车的司机,司机建议先带我们去茶马古道,经过茶马古道一段路,进入雾里村,穿过村子过了桥,他的车子在路边等我们。我把背包里面的食品都放在车内,只留了一瓶水带上。狭窄的古道在怒江边上的悬崖下,对岸田园农舍风光迤逦,时而有摩托车迎面而来,我们只能避让,还看到对岸的溜索过来的建筑用器械,骡马驮着砖石与我们擦肩而过,村民们在古道边上拾捡着游人丢下的垃圾。我们三个沿着茶马古道不知不觉进入了雾里村。又是一个美丽的名字。路上遇到两个外调而来的村干部,跟我们谈起怒江的旅游开发计划,说不久的将来这里会更美,游人会更多。

雾里村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宁静美丽的小村庄,位于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丙中洛镇北面,与秋那桶村相邻。村里约有60户人家,有藏、怒和傈僳族,他们非常纯朴,好客。

袅袅炊烟从山脚下的木屋上升起,木栏把翠绿的农田和一米宽的小径隔离,右边是农舍,粉色的桃花在路边开得正艳。我们走走拍拍,不知何时,一只黄狗走到我脚边,抬头看着我使劲摇尾,我抚摸它的头,它顺从的依偎在我脚边。我们继续往前走,哪料到狗狗一直跟着我,时而跑到前面很远处等我,时而钻入草丛中找寻着什么,等我走近,他又跑到前面等我,俨然我成了它的主人。我想起前天在农贸市场买的熟肉没吃完,在包里找,却原来刚才拿出来放在车上了。我不知道走出村子有多远,希望它跟我到车子边,把肉都给它吃。

远远看见司机的车吊桥对面的公路边上等我们,狗狗在桥这边停止不前了。我跟它说:不要怕,跟我过去吃肉肉,等会再回来。

不知是胆怯过桥,还是以前从没走出过村子,在我不停鼓励安慰下,它终于迟缓的走过吊桥,然后快速跑到一百米外我乘的那辆车边,一起停着三辆车,它就能辨别我坐的位置。我走到车子边,从车上拿出肉食,它迫不及待吃了个精光,可怜的狗狗,也许下次遇到游人,才能再次享受美食了。当我们坐上车子,将要离去,狗狗在车门边抬头望着我,我身边已经没有吃的了,小邱拿出来一袋大白兔奶糖,那是他从上海带来准备去独龙江分给那边的孩子们的,我拿了两颗丟在地上,趁它吃糖那会,我关上车门,司机就开车离去。十分钟的车程, 到了重丁教堂,铁将军把锁,从一户村民新建的房屋楼梯上去,拍了照片,打了卡。

回到贡山县城,接近下午两点,吃了饭,打听到每天只有一辆班车开到独龙江,问了路边小车司机,都说不去,去了也要被边检拦下的,外地人不放行。再去售票小姑娘那里确认,她说能进入,就是目前积雪很厚,昨天上午进去的车还没下来。我跟两位上海兄弟说,独龙江之行我放弃了,怕回程路况不好,不能在预定时间内回到家。他们两个坚定表示,即便半路被阻拦,也要一探究竟。要不是我有事情,必定跟着他们走到底!下午时间还早,找了旅店,放置好行李,我们三人到贡山县城逛逛。上午还徜徉在雾里村人间仙境中,下午到县城给人感觉就是从天堂跌入了的凡间。汽车往来穿行于不宽的道路,车轮后扬起一片尘灰,急促的喇叭声在喧杂的各种混合声音中显得特别刺耳;路边店铺凌乱不堪,更有半躺在路边的醉酒者。走到农贸市场内,发现有羊肚菌在售卖,价格不贵,是培植的,也有野生的,不比培植的个头匀称,但是野生的价格也没有我们昨晚吃的4元钱一个这么贵。打听到这里的猪肉要40多元一斤,都是自己养的土猪,因为春节前后六库镇出现非洲猪瘟,所以外面的家禽家畜类严禁进入,怪不得我们一路过来路边有那么多检查站,其中有检查车内的行李物件,甚至给每辆汽车喷洒消毒液。又看到了漆油,但是颜色跟第一次看到的不同;有野生的中草药,从藏区过来的虫草,还有卖家说的野蜂蜜,因为携带不便,不然我又会买回家。一位卖菜的大姐,正吃着不生不熟的山药,我好奇打听,她从身边袋子里挑了最好的一段给我,我婉拒了,真被她的热情感动。这里有好多水果,都是云南产的,云南地处亚热带,菠萝,芒果,橘子,苹果,等一应具有,买了一斤草莓,不像我们那里个大,饱满,但是味道酸甜自然。考虑到明天回去私车价格贵,于是独自打的去客运站买车票,五点半,都关门了。又听说最近班车基本停了,即使班车去,速度比小车慢一倍。这里打的费不管远近,只要在县城内,都是3元,但是吃的东西却不便宜。回到住处,草莓当晚餐。跟他们说了,明天我独自回去。住宿房间靠在路边,一整个晚上被吵得睡不着。
23日,早上六点起床,黑乎乎一片,没去跟他们打招呼,结账,买了一个烤馍,走到百米处车站。七点左右,拼了六个人的越野车去六库方向。一个是年轻的女中学老师,一个是在贡山修路的监理工程员,(我叫他小胖,27岁)另外三个年轻人也是修路的,加上我。一路上大家聊着,女教师家在六库镇,因为家里有事,这次请假回家,平时只在过年或者假期回家。小胖说他在贡山工作了六个月,听到过有好多村民被泥石流掩埋,亲见过四个被山上落石砸死的,不能冒着生命危险赚钱了,辞职到别的单位工作去。司机是个开朗的年轻人,看他在电话里跟老婆讲话的神态,好像还在恋爱中。他说这里娶老婆彩礼至少要六七万,他娶媳妇没有花一分钱,现在两人有了两个男孩,一个女孩,希望再生一个女儿。老婆在家带孩子,自己开车虽然辛苦,收入还是可观的。
120公里左右的路程,因为塌方或修路,停停开开,到了福贡已经4点多了,总共开了9个小时,司机帮我们联系去六库的车子,不能预计,如果封路,晚上大家要在车子里过夜,我认为还是在福贡住一晚,明早再出发去六库。于是我们一车人都决定明天走。两个上海人给我发来照片,他们进去独龙江被阻拦后又被放行了,那边海拔高,确实有很厚的积雪,但是村庄里面少有人迹。不知他们能否见到独龙族的纹面女。

在旅店里放置好行李,到街上寻找晚餐,看到的都是米线类的,稍微好的的饭店,点一个菜太单调,两个菜,吃不完。干脆路边买了一斤当地的琵笆,回到住处吃了一罐小邱留给我的八宝粥,吃了几个琵琶躺下准备睡觉。拿着手机准备购买昆明到宁波回程票,机票都要1200以上,火车票不到600,时间还是有点充裕,为了减少费用,就买了24日晚上9点15分昆明到杭州转乘宁波的火车票。

24日,早上六点起床,天还是黑的,退房。这么早只有一家点心店开了门,无可选择的吃了碗米线到车站,说好的7点开车,不见一人,也许我来的太早了。等了半个小时多,陆续来了司机和昨天的几位乘客,7点零五分车子出发。总以为早,路上车少,却又在路上遇到堵车,前面车子像长龙一样排队着,司机马上掉头,过了桥,从江对岸行驶。没有过硬的车技是绝对开不了的,汽车两边的后视镜距离桥洞入口两壁不到五公分,简直令人咋舌!经过一段小路后,又通过一座桥,折回正路。前面又遇塌方,施工队用栏杆挡着去路,司机下车去看了说勉强可以通过,跟工程负责人沟通,坚决不放行,我下车近乎哀求的跟他们说,我已经买了车票,这样等着我的火车赶不上了。那年青的工程看护员说:你的车开过去,后面大车也跟着过去,上面石头掉下来,出了事故谁负责?看到我急迫又无助的样子,后面的司机们都说,他们不过去,让我们先行。那人死死不肯答应,僵持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对面有一辆工程车过来,车上有十来个工作人员,他们说前方等着施工,不管不三七二十一把护栏搬掉,车子开走了,我们的司机趁机也驶离了这段路面。

跟车里的人聊着,简直不敢相信中学女教师亲口说的:曾经有好多乡镇干部开车到学校门口接女学生回去,而有女生的作文里写到,最大的愿望是成为建档低保户,做老师太辛苦,谁都不愿意。老师放弃自己休息时间给学生辅导,学生们都是及不乐意。其他乘客也证实,在云南怒江有好多女孩可以被一瓶酒收买。听到此信息,心里一阵悲哀,是什么原因使孩子们有不劳而获的念头;是什么原因改变了尊师重教的传统观念;见到过大城市富豪包养女学生的事例,想不到在此闭塞山区有人利用手中权势公然行这不齿之事。道德伦理在眼前即将消失,不知将来的丙中洛还会是一如既往的人神共居之处,还能一路所见纯朴热情的村民?
车子到了六库,已经下午2点,因为小胖也去昆明,我和他同行,在车站边上一起吃了饭,一碗牛肉汤,一盘炒青菜,两碗米饭,总共五十六元,小胖吃的快,去付钱了,我在出发之前兑换了好多零钱,怕不能用手机支付,而实际是大大小小的店都有刷手机的习惯。见他正掏出手机,我赶忙上去,把现金递给老板。小胖觉得很不好意思,我说以后有机会再到云南,你请我吃饭吧。 从六库去大理,都是水泥公路,小车车程3个小时,班车4个多小时,如果小车去大理,再从大理动车去昆明,在九点左右还能赶得上昆明到杭州的车。但是没有人拼车去,只有我和小胖,包车费要300元,而班车每人才74元,我选择班车去大理,我的火车票可以改签到11点35分的。正好有班车马上出发去大理,我们即刻上车。路上小胖同学打电话给他,请他晚上在大理吃饭,所以他不去昆明了。班车到了大理客运站,我匆忙打的到火车站,到窗口先改签,再买去昆明的动车,晚上八点从大理到昆明,二个小时后到达,没出站,直接去候车室,到了十一点半,终于乘上昆明到杭州的列车。
25日晚上,小邱微信告诉我,他们当天从独龙江出来,在六库买了一个腊火腿,被查,不能带出来,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快递公司,多付了钱才答应给寄出。他从昆明去湖南,王大哥则回上海了,仅比我迟了一天。
心心念念的丙中洛,为了你,我踏遍穷山恶水,历经千辛万苦,当我一睹你芳容时,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我梦中的天堂-----丙中洛,就在现实中,但愿她不受世俗的干扰,永久的保留那份恬静、那份淳朴!

[恭喜,此贴已于2019-04-06 19:50:47 在行在路上 被 xyzp 推荐,推荐理由:原创内容]

[恭喜,此贴已于2019-04-06 20:19:14 在乡村风情 被 我是狄阁老 推荐,推荐理由:原创内容]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 2019/04/04 20:56:51

独行丙中洛,下一

    发表于 2019/04/06 19:50:06

      发表于 2019/04/06 20:19:21

        发表于 2019/04/16 14:50:23

        着实不易啊,挺佩服楼主的胆识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