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快雪时晴帖(来宁波学太极拳 一 )  [复制]

阅读[] 回复[9]

发表于 2019/02/09 15:47:59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转载 海南小黄师弟的帖子


短短一节私教课,就让我明白了什么是明劲和懂劲,什么是太极拳的四两,除了感恩,就是感动了。眼见为实,师父说唯有亲身经历和感受,才是最真实最亲切的实践。
未见过如此亲切又随和、又不藏私倾囊相授的师父,而且还不收取任何费用,更可贵可敬的是师父自己骑个电动车亲自上门来教学,这位老人,教会我的不仅仅是拳法,而是更重要的东西,一席欢愉的长谈和教学,受益之多,难以言喻,唯感恩在心。此行非但不虚,更是远超行前所期待,同时感恩 @说法务须随缘 老哥,让我得遇明师和慈悲长者,终身不忘。以记。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 2019/02/09 15:52:13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日子,2018.10.11日

    发表于 2019/02/09 15:52:59

    十月的宁波已开始入秋了。从深圳一大早坐动车出发,足足十个小时,夜里抵达宁波,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没有人接车,也不知落脚点,从车站随人流走出来,上了辆出租车,说去海曙公园。师傅问海曙公园哪个位置?我却回答不上来。后来才知道海曙公园有一条小河,很长。我说先去公园的附近吧,司机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我也懒得说,路灯昏黄,还下起了雨,这让我紧了紧外套的领子。
    出了广东,好像很多城市的夜里都变得冷清了许多,越往北就夜色就越萧瑟,宁波不小,紧邻苏杭,按理说也应挺热闹吧,可是下车的时候,街道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偶尔一间烧烤店还开着,在夜雨之中路灯显得更昏黄了。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角落里,一个陌生的旅人。
    上身套了件外套,下身还穿着大裤衩,这身装束也只有外地游客才这样穿吧,毕竟入秋的夜里已经开始冷了。把外套的帽子盖住了头,开始寻找住宿的地。拖着行李箱一路走,还真没遇见一个人,终于看见了一家小旅馆。
    进去又闹了个笑话,我问海曙公园在哪?离这近不?柜台里一男两女傻看着我,说马路对面就是。我转头看过去,黑黑的隐约有些树,我说公园没围墙吗?她们又好奇地瞪着我说,没有。估计此时一定是被我弄糊涂了。有些意外,也有些欢喜,得来全不费功夫,我要找的地方原来就在眼前几米之外。
    我又问,公园里打太极拳的人多吧?她们说很多,我就放心了。旅馆比较破旧了,还带着一些潮湿的霉味,这些倒是影响不了我,又累了一天,烧开了水将洗漱池和马桶浇了一遍,躺在床上调好闹钟,微潮的被子也开始温暖了起来,我在寻思着明天早上的遇见,一大早就要起来,迷迷糊糊就进入了陌生城市的梦乡。明天,谁知道呢。

      发表于 2019/02/09 15:53:50

      促成此次宁波之行,可以说是比较突兀的。几年前因为看见表哥打太极拳就迷上了,一直自学,后来进太极拳贴吧去找需要的知识,网络里什么人都有,鱼龙混杂,看别人的打拳视频和文字,偶尔也发发自己的体会。半年多前贴吧突然冒出一个老哥,所发的文字都能与我相契,从中也收获很大,老哥也开始关注我的动向,不时进行提点,久而久之就成了网上的好友。有一天,老哥看了我的视频和文字,忽然说我应该去见见他的师父。老哥说他不收我做徒弟,是在为他的师父找徒弟,而我是合适的人。老哥说我是一匹千里马,就差个伯乐了,他师父就是我的伯乐。我开玩笑说我岂止是匹千里马,是匹万里马呢!玩笑归玩笑,但却在我心里种下了一个念头,既然老哥都这样让我折服,他心里口里如此尊敬的师父,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如果我放弃了这个机缘,会不会错过了什么?
      当然,要做我的师父,也并不容易。我是个骨子里还比较传统的人,一但认了师父,就是终身的,这个可不能随意。而且我对于太极拳里面的武学并不感兴趣,也不是我要寻求的方向,而世间大多数太极拳师父基本都是以武艺武技来授徒,因此一直没能找到让我心仪而敬服的老师,拜师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老哥提出这个话题之后,我就在私下更用心去观察他的言行,算是一种考量吧,整整半年的时间,没有发现老哥为人以及说法有半点不符合道理的问题,而且为人谦和又充满智慧,于是我想去见他师父的念头就变得坚定了,也越来越清晰。
      在十月初的一天,夜梦里忽然有个声音告诉我,该出发了。于是说走就走,一个念头,就已身在一千多公里之外。只是,我没有老哥的电话,也没有他师父的电话,甚至不知道他师父长什么模样,老哥只是在网络告诉大家他的师父每天早上六点会带着学生们在海曙公园里打拳授课,其余的一无所知。我就买了张车票独自来了宁波,不认识一个人的城市。事后有许多朋友还说我这样做实在太草率了,万一找不到人呢?万一不是你预期想象的人呢?我说,那又有什么,就当是出远门旅游了一趟吧,何况古人求法,比今人艰难困苦得多,我这又算什么,不带太大的希望去,失望也就少了,找错了人总比错过了对的人要损失小得多吧!师徒之间一切都是缘分,冥冥之中早有前定,随性但不是任性,只是凭心的感觉而去。

        发表于 2019/02/09 15:54:49

        天蒙蒙亮,闹钟响了,当我走出旅馆大门,马路对面公园里已经有很多人在晨练了。公园就在河堤上,是瘦长的区域,我从桥头开始往里走。
        这里练太极拳的人不少,有单练的,也有群队的,有个别单练的老人基础很好,看着就是受过正统传承过来的,一举一动都很有味,我就站在不远处认真看,如果不是要寻找老哥的师父,估计我会不舍得离开。这里基本上都是打杨氏和国家体委套路的多,也有武当的太极拳,宁波离杭州和上海近,这些地方曾经都是杨氏太极拳的发扬地,杨家造的福荫确实功不可没,让后人追忆与感念。据说太极拳已成了全球最大的健身运动项目,在国内每个公园里都能见到不少晨昏中练太极拳的人,有老有少,说明太极拳是深入民心被世人所接纳了,无论是武学还是养生或娱乐,都有大量的铁杆粉丝,这要比广场舞要内涵、安静、优美得多。在清晨清新的空气中看衣袂飘飘随风舞动的妙漫会让人身心舒畅,风也轻柔,拳也轻柔,于是心也柔润开来。想起自己曾经有那么多年的黑白颠倒不知清晨是什么模样的日子,真是罪过,大好光阴与青春年华就这样被消耗与错过了。
        要找寻那心中的师父,就一路走了进去,每一个聚点都会认真停步观看与搜寻,早晨的温度比较低,我手里还拿着刚买的一块煎饼和一瓶豆浆,边吃边走边看边找。因为不知道师父长什么样,也不知道有几个学生或在不在,只能碰运气。
        打拳的、舞扇的、挥剑的、推手的一路看过去,逐渐就走完了,又折了回来。最终在一处有十多人在玩的地方停了下来,老老少少都有,我看不出他们在干什么,打拳不像打拳,练操不似练操,老的七、八十岁了,年轻的二、三十来岁,还有中年妇女,站在那里乐呵呵地左摇右摆着,还边做操边说笑,一派祥和的氛围。我在最初走过去时已经留意了他们,只是看见他们又象太极拳又不象太极拳的运动方式而感到奇怪,与我往常所见过的太极拳锻炼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与其说是在练太极拳,还不如说是一帮人在嘻嘻哈哈地娱乐着,却又那么的和谐与自然,由一个穿着一套灰色运动服大概七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的老人领着,老人眼睛眯成了一线,脸上笑开了花。
        老人有意无意看了我一眼,直觉告诉我应该是这个群体吧,因为老哥在文子里曾经描述过他的师父每天都带着一群“老弱病残”的师兄弟们在嘻嘻哈哈地锻炼,好不热闹。而公园走完了也就这个群体是最放松也最欢乐和谐的。
        老者领完拳之后,自己走到长廊里坐下,端起了茶杯,我走了过去。

          发表于 2019/02/09 15:55:52

          阳光打在空地上,又从空间处投入到了长廊里老人的脚下,像块地毯。一切都那么安静,时光仿佛静止了下来。老者举杯喝了一口,抬眼看见了我正在向他走来,脸上依然是那温和的笑容,他朝我点了点头,我也笑了。
          没有客套,就直奔了主题。我问:
          “请问知道这里有位叫***的太极拳老师吗?”
          老人还未作答,旁边一位站立着的七、八十岁的老者立刻很欢喜地示意坐着的就是啊!坐着的老人笑着,我伸出双手,老者放下茶站了起来双手相握,老人的手温暖而厚实。
          “你找我何事?”老人的普通话挟着浓重的当地口音。
          “我是从网上看到的信息,想来见见老师,看能不能得到收获。”我实打实说,也没客气。
          “你想从我这学到什么?”老人很认真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在场地里练拳的人都开始看向这边,注意到了我这个陌生人正在和老人交谈,有两三个也走了过来。
          “不为武学功夫,我是来求法的。”为避免旁人打扰和误解,我脱口而出。
          老人露出了一丝惊讶神情,瞬间又恢复了平常,笑着说了一个好字。然后问我从哪里来,入住在哪里,我都详情告知了。
          看到过来的人逐渐多了,老人说,从这么远过来,有心,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吧。你现在先回去旅馆休息,我中午1点会来找你。掏出手机拔通了老人给的号码,又挂断了,我说这是我的号,并告知我姓什么。对老人鞠了一下,也没握手,就转身离开了,边上是众人好奇而诧异的目光,因为外人上门来试探,总会相互交流一下,或者试探性地打打拳,摸摸手。而我才说了几句话就走了,老人还留了电话号码。
          没想会如此顺利就完成了见面,老人干脆,不拖泥带水,这正是我想要的。十月的早晨阳光很好,敷在背上暖暖的。公园里大家依旧一如往常地锻炼着,各得其乐,此行的最初心愿已完成,顿感轻松了很多,也有些意外。边走边继续看别人打拳,忽然觉得很亲切,好似我本就在这个城市里生活,每天清晨来这里锻炼,于是这些人这些树也都熟悉了起来。
          老人说中午1点会上门来找我,这个就让我有了很多想象不到的空间和留白了。

          待续

            发表于 2019/02/09 21:38:00

            王羲之笔迹呢? 标题党啊。。。

              发表于 2019/02/11 06:37:01

              头晚住的旅馆太潮,换了桥头附近的另家旅馆,阳光能直接透进房间,干爽了很多。旅馆边上有家很干净的自选快餐店,菜亲丰富,而且价格便宜超乎我预料,这次来宁波如果见师父是我合适的人选,我给自己预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好好学习,这家旅馆和快餐店倒是相当合适了,提供了很多方便,而且离公园很近,总算能安居了下来,也很顺利。
              吃过午饭,将房间的两个杯子洗干净,烧好了热水泡了茶,盖好杯盖子,时间到了12:50分,下楼坐在大厅里等待。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如同早上透进长廊那样现在透进了旅馆的玻璃门,只是这块金色的地毯早上铺在了老人的脚下,此刻铺在了我的脚下。
              12:58分,老人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前,守时的人。老人骑辆旧的电瓶车,还是早上的一套灰色运动服,戴了顶棒球帽。只是没想到老人竟然如此的简朴,七十岁了,为一个仅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亲自上门,而且还开着一辆旧的电瓶车。
              见面打了招呼,我喊了声“师父”,老人脸上依旧是那无忧无虑的笑容,像个老孩童,这种笑是发自内心很自然的笑,让人很舒服,紧张的心一下就松了很多。
              师父说上去吧。陪着他走,感觉师父很高也壮,而且走路轻灵,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了老人的岁数(老哥在网上说的),真不相信神清气爽的老人有七十了,不输年轻人,而且面色红润,皮肤光泽,身子板笔挺。
              旅馆房间比较简陋,就一张靠窗的椅子和一张桌子,请师父坐下,老人说你也坐吧,把那张床头柜搬过来当椅子。于是和老人面对面坐下,敬上杯茶。
              和老人闲聊了一些家常,问我从哪来的,怎么来的,却没问我名字、家庭和工作以及师承等,我以为这些都是见面必问的,谁知道老人一摡不问,实在有趣,也很奇特,但这反而让我感觉更亲切了。
              没说几句,老人就让我打打拳给他看看,房间空间小,师父说你就随意打几个动作,像平常自己练那样,不必拘谨,我看看。
              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也不客气,就动了起来。

                发表于 2019/02/11 06:38:47

                我之前自学的是杨氏太极拳,有三年时间,不求武学技击,也不求养生,只想在这个传统道家文化当中找到适合自己又能受益的东西。也应此拳架里并有技击的意识,只是松松静静地行拳。
                打了几个动作,师父喊停,说可以了,让我坐下。
                老人看了我一眼,说他见过这个架子的视频,是网上那个老哥(老人的徒弟之一,跟了师父十多年了,只小师父两岁)发给他看的。师父问那个视频里的人是不是就是我,我不好意地点了点头,因为老哥数次夸过我的拳架,但没想到他会给师父看了。
                师父很认真看着我说,拳架很干净。但是,拳架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一个空架子。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有些尴尬地站在那里。
                师父又笑了,说拳架能打成这样很不错了,很多人打拳不干净,是因为脑子里装了太多的东西,这一招该打别人什么地方、那一招是如何走化的,而且还想着各种要领和姿态,那样的拳看着都累,更别说松了。你的拳难得干净,这正是合适的。
                可是你的拳架是空的,没有灵魂,没有主宰。师父接着说。
                但在我们师门里,只要告诉你一个方法,很快你就懂了,拳架就有了个入处,意识也不会到处跑了,也不会空荡荡的。喝了一口茶,师父站了起来。
                他问:“你知道四梢吗?”
                “知道,书上说发是血之末梢、齿是骨之末梢、舌是肉之末梢、甲是筋之末梢。”我回答。
                “对。我们师门里有种功法,叫“明四梢”,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只能老实回答。
                “明,就是在打拳、推手时对于四梢明明白白,忽忘勿助。知道明四梢的作用是什么吗?”
                我想了想,回答师父说:“应该是让身体气血通畅通达到周身的末梢吧?”
                “对。和聪明人说话很有趣,也不累。”师父又笑了。
                “但是,四梢有四处,行拳时若要记住发、齿、舌、甲,这拳还能打得干净与安静吗?”师父突然又一问。
                见我又成了哑吧,师父的笑变得像吃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他说:
                “咱师门的明四梢很简单,真传一句话。”
                说完他举起了双手,又动了动两只脚,告诉了我什么是明四梢。
                而后让我将床头柜挪开,师父也打了几个拳架动作,让我观看有与无明四梢之间的区别,而后又让我将此带入到拳架里自己体会。没几下,我的拳味就变了。于是师父笑的很开心。
                真没想到,第一堂上门授课就让我耳目一新,受益非浅,更没想到师门的功法会直接简单到如此的“粗暴”,一下就能懂得而悟入,如戳破了一张纸。
                时间过得很快,师父说他要去接孙子了,“以后每天中午1点会准时过来,给你授课两小时。”说完师父起身下楼,我送到大堂门口,开了车锁,师父又交待:“明早六点到公园里来,明天见。”,说完开着电动车就走了。
                看着老人飞快消失的背影,我在门口站了好一会,有些错愕,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更多的是感动。这老头,与我设定的想象太不一样。。。

                待续

                  发表于 2019/02/11 20:39:34

                  发新贴子发不上来,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