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老媽這輩子  [复制]

阅读[] 回复[3]

发表于 2019/01/27 16:28:06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老媽這輩子
我家老媽在床上忍受了一個多月苦難,今天終於撒手人寰了,離大孫子結婚還有6天,已經很努力了,配合保姆吃粥喝藥,配合俺弄傷口換紗布,
一直以為你是一粒咬不動、錘不扁、打不垮的銅碗豆,今天終是解脫了。
您的一生,值得家族銘記,雖然你得罪人無數,就如你說的,一日當家,黃狗丶貓注怨,也有人說你雁過拔毛,佔人便宜,也有人誇你古道熱腸,敢作敢為。
糧食低標準時,你和奶奶吃了酒糟煮烏賊,滿嘴烏黑(帶墨吃,否則要拉稀),醉倒床上三天三夜,奶奶酒量好先醒了,急得團團轉,說再不醒來就會背過氣去了。
跟著老爸去班竹,一呆就是二十年,那地方到老家要翻過一個大晦嶺,有次準備帶五歲的我回溪口做個小手上的手術,沒曾想我倒盔盂時打翻了,尿漏到了樓下招待所客人碗裏,糖水凈過,好話說盡,終於出門,可惜一天一班車子趕出,回來沒多久,發現老爸臉色煞白回家來,看到我倆長舒口氣,還好還好人還在,那班車從大晦嶺滾下了山崖…命大啊,從此不再提我的小手事情。
老爸老實,但為了兒子蓋新房,被老媽逼著去找公森站(林木場)求人幫忙買來了木頭,運回老家,正是這事,讓人告狀到區裏,區政府來查實,發現付的是白市價,有發票有證人才作罷,老爸臨死前還惦記有人來查他,抓著我手問,‘到底查出了什麽?'可見映象多深刻。
班竹離老媽上班的駐嶺有個山腳要彎過去,爸媽吵架,老媽中午不歸家,我老被差去請媽回家,老媽看我哭得傷心,哄我,我替某某頂班呢告訴你爸我晚上回。下班回家,還得幹私活,拉毛絲丶做草鞋,攢多了挑著進城賣錢,因為兩口子工資不夠一家6口人花,鞋襪手腳都自己做,大塊頭阿姨說,公社裏再比老徐老婆苦的人,沒有了。
那年我考上了溪口老家初中,帶著一口班竹腔讓人笑話好久,小哥也出來在旁邊鎮校上了,有次我倆徒步從亭下鎮爬過去,回了趟班竹,小腳丫都是血泡,老媽心疼地含淚打小哥,這以後老爸的調動也終於啟動了,每年一份申請調動報告已經打了有些年頭了,老媽急脾氣不知毛怨了老爸多少次,天天催催老爸,讓他厚著臉皮去找領導,終於感動了組織,老媽說是因為老爸沒給領導辦事(領導兒子就業的事),所以故意一直克著的。
5年後全家終於團聚,老媽的工作讓大嫂頂替後,家裏又少了一份收入,但鎮裏開銷大了,老媽繼續她的掙錢事業,敲過包裝箱(裝啤酒瓶的),彈過棉花,賣過油,凡是能掙錢的她都幹,還做過包子,讓我小腳外婆幫忙一籠一籠拿到莊屋山腳,她來賣給遊客,那天我拿著高考入學通知書去那兒找她,她一高興立馬收攤回家,一路誇來,阿拉囡考上大學了…
本以為我畢業了,可以享福了,誰知給分配到了大西北部隊,孩子兩歲了,才和退休的老爸一起去看,最熱夏天一次,最冷冬天也去了一次,在老家天天看我所在的地方氣溫(就如我現在看女兒城市氣溫一樣)。
8年抗戰,終於等來了我轉業,要自找工作,老爸老媽愁壞了,又是帶我找熟人,又是去求情,有一次兩人去找民政局(找錯了)不知道誰,小三輪車翻到了莊屋山腳的地裏,滿臉污泥,還好沒摔著,塵埃落定後,我又要買房,借了一圈也沒借到,還生一肚子氣,老媽安慰我,拿出棺材錢三萬元,讓我咬牙買房,好在兩年後我倆收入穩定,早早還給了她。
想想我除了每月能回家一趟看看,逢年過節惦記,平常真心沒有時間與精力孝順爸媽,老媽愛面子,有時端午啥節日,我值了班才能回,別人會問,倷囡啥東西馱來啦,老媽就會說,阿拉鈔票早帶來過了。
有時想我了,會鼓動老爸一早來找我,周末懶黨正香,就被她叫醒,心裏還不高興,前年有次有人找對門鄰居,聲音極象,女兒開心地說外婆來了外婆來了,可惜外婆能來那是多年前啦,現在想再聽聽老媽催我起床,也聽不到了。

大嫂與我們同村,未嫁時知情人勸老媽,你倆都一樣聰明厲害,怕婆媳會不好相處,老媽開明,說只要有本事,能撐起小家,厲害就厲害,果不其然,大哥婚後小日子越過越紅火,和老媽關繫是水火不容,但老媽一點也不後悔。
老媽從小由外婆單親養大,8歲時外公才從南洋被家裏老太太騙回,經過上海知道正鬧土改,一回家就把田地都送了人,劃了個中農,還給我媽生了倆弟弟,沒曾想40歲多點就腦溢血離世,外公三兄弟只剩一個小弟弟當家,這小外公小氣自私,不把別人孩子當人,老媽從此開始彪悍一家之主的人生。
自找了同村老實人老爸,外婆不中意,嫌男方家窮,赤貧,新娘子嫁過去只給了一床被子,婚後生娃連舊床單也找不出多餘的,洗一次尿布,就得補一次,哭一次,終於熬到老爸成為公家人。也多虧了老媽後來幫襯娘家,外婆孤喪老戎一直受小外公盤剝,是老媽替家裏人出氣,張羅弟弟娶媳婦,出錢出力,記得小舅結婚沒象樣衣服,老媽把老爸新做的一件中山裝給了他。
在娘家為當家作主,據理力爭,成婚後,老爸老實疙瘩,也得她出頭露面,爭強好勝,因為聰明伶俐,被選到秧歌隊打腰鼓唱紅歌,又到供銷社、社辦廠…一路過關闖將,為了掙錢為了生存,沒有學不會的東西、霍不出去的氣,
勤勞勇敢了一輩子,就在68歲那年,小中風後,突然有次可憐兮兮和我說,到了溪口找不著回家的路了...從此不再信菩薩,她認為她這麽努力,老天爺還讓她得這病,是老天爺沒有眼睛,據信佛人說,有始無終是大忌,可能正是這原因,讓老爸老媽健康每況愈下,兩人壽數都只到了79歲。我給他倆總結是因為沒住溪口鎮上,拿著公務員的工資,過著農民的生活方式導致。每回回家給他們講少吃油、鹽重口味東西,多吃蔬果,人家不屑地說,你煮的`豬食'咽不下去,而熱衷買各種保健品營養品按摩床...沒有後悔藥啊,那年在部隊要是把他倆留下,和我一起過就好了,生活方式、飲食習慣、環境心態能跟著改變...
願老媽和老爸在地下團聚,開始不同的幸福人生。


[恭喜,此贴已于2019-01-27 22:41:40 在60年代 被 开心9 推荐,推荐理由:原创内容]

来自: 掌上东论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发表于 2019/01/27 22:30:37

勤劳善良,敢作敢当的好母亲。

    发表于 2019/01/28 02:22:28

    謝謝你評論

      发表于 2019/02/09 14:48:09

      你娘“今天终于撒手人寰了”,也就是1月27号。应该说老娘刚走,一家人都很忙的,你怎么还能一个人去敲键盘?真想不出…啥…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