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一座深嵌在山脊的小镇  [复制]

阅读[] 回复[0]

发表于 2018/11/18 17:30:31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一座深嵌在山脊的小镇

一一篁岭


篁岭位于江西婺源境内。从岭下往上看,篁岭不过是镶嵌在群山之间的一座小山,平淡且无奇。我们从岭下坐索道,不一会功夫便来到了岭上。


从半山腰的索道口走出,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条十分宽阔的泥石路,路的一边是高高的山峰;另一边则是深深的峡谷。路口靠峡谷的一侧,高高地矗立着十数棵参天大树,树下停放着一辆供旅游的现代老爷车。高树蔽日古扑浑然;骄车炫目现代实在,两者互为映衬,彼此烘托。这古往与今来的唯美揉合,倏现着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在这大路上走着,就仿佛感觉着在时间的隧道里穿越。



果不其然。在这宽阔的泥石路上走不多久,便可以看见一座硕大的石牌楼,牌楼上书“天街”两字,赫然入目。紧接着,一派宏大典型,白墙黛瓦式的徽派建筑群落,在我们的眼前依次展现开来。悠久美丽的近古风貌,就这样悄然溜进了我们的眼帘。


穿过石牌楼,进入“天街”,步上一条狭长又古老的石板小街。街的两侧,种有各种花草树木,花锦丛簇彼此点缀烘托,把整个街面装点得苍翠欲滴。街上一间间店铺参差林立,古驿站,古作坊踞于其间。卖吃的,卖用的,琳瑯满目,各显恣态。更有些酒肆茶楼前后呼后应,杏旗招展古趣盎然。在这小街上走,似乎可感觉李白“长空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的豪兴,抑或是阮藉“对酒不能言,凄怆怀酸辛”,的郁抑。古人之悲欢,轻扣着痴情人的心怀,飘忽在街居铺面之间。


婉延绵长的小街上,铺与铺之间,偶尔夹着一条用条石砌出的徒峭小道,这小道的两边是一间间自上而下的房屋的墙面,小道沿着墙面蜿蜒向下直入谷底。其间另一条小道,忽而又从这边的铺与铺之间现出,同样是顺着房屋墙面,只是曲折向上没入峰间。


从天街一直走到尽头,转身回首天街。近千间白墙黛瓦式的徽派民居,从谷底依山而筑,横竖展开次第向上,鳞次栉比直达山颠。其气势之雄浑,直追拉薩的布达拉宫,十分的伟岸,十分的壮观。

溯道再上,未几,一条峡谷横空出世,划开两端。脚下深谷含幽,沟壑遍布。前方群山巍峨,与小镇建筑群遥遥面对,隔谷相望。其间,一条百余米长的铁索桥从小镇这端伸出,横跨于两山之间。桥上面的山峰云雾萦绕,如仙似幻;桥底下的峡谷苍翠葱郁,清晰可见。峡谷里劳作的农夫和牯牛点缀成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的世外桃源,尽显眼底。


踏上索桥,游走于天地之间。飘飘然,在索桥上徜徉,在古今中遐想。人世间的繁文缛节,宠辱恩怨,尽散于虚无飘渺之间。脚着芒鞋身穿葛衣的古人,隐约间,从山的那头正朝我蹒跚而来;恍恍然,身后又传出邻家姑娘甜美的笑语。此情此景,亦真亦幻,抑或如庄周梦蝶,蝶耶?非蝶?此时,竟分不清究是我看江山多娇丽,抑或是江山因视我而灿烂……。


天色浙浙昏暗下来,搭乘当日最后的索道車,暗然离开这神仙居般的小镇,心中只觉得一片怅然。在浙次而下的缆车上,我猛然想起来泰山顶上的天街。暮色降临,此时,站在泰山的天街边往下鸟瞰。泰安城内应是灯火万家,星星点点蔚为壮观。而此刻,我身后的天街,却随着夜色的降临,逐渐模糊淡然,白日的喧哗,于此已悄声无息。我想,如果把泰山的天街比作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总爱高调地穿梭于各种场合之间。那么,我身后的天街,就仿佛是位谦谦长者,怀揣满腹经论,淡定地埋身于荒郊野岭之间,心似明镜宁静自然。而后者,亦是我心之所属也。


篁岭位于江西婺源境内,从山脚下向上眺望,篁岭只是一座嵌在群山之中的小山……。




湯圆修改于2018年11月18日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