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Alternate Text

发私信

关闭
  • anyway2516
  •  
发表新帖
回复本帖
1 到第

为父女俩讨一个公道一一欢迎媒体采访报道  [复制]

阅读[] 回复[0]

发表于 2018/03/12 18:49:24

楼主

分享到: qq sina

为父女俩讨一个公道一一欢迎媒体采访报道

浙江省余姚市泗门镇泗北村倪家路村祠堂弄7号,户主戚柏年。1951年土改时,贫困的王招姑分得倪家路村土地及房屋二间半,其中一间是楼房。土地证号(姚泗字第01207号)。户主王招姑,戚连纪,王柏年(即戚柏年),王阿梅(即戚菊梅)。1969年王招姑病故,户主改为戚柏年。王招姑有三儿子,二儿子杨联继从小过继给别人当儿子,三儿子则做了别人的上门女婿。1969年,杨联继在上海病故。直到杨联继俩儿子结婚,杨联继遗孀袁明珠用极其强硬的态度责令戚柏年拿出二千元,算是杨联继应得部份的遗产。从此,两家再无往来。
戚柏年1963年9月23日,与陈秀娟登记结婚,育有一女一子。女儿戚雪敏17岁高中毕业,先学油漆工,后到丈亭镇中学教书,后又学汽车驾驶。1995年结婚,育有一子。2001年离婚,回到娘家后,被责令自食其力。种地4.9亩,卖菜挣钱,学完大客,考取教练,累死累活两年,后在余姚火车站旁租房定居,从事驾驶,教练职业。
其子戚雪青,小学五年级逃学后,无论如何不肯读书,则被送去学棕匠,钣金工,机修工等等职业。因生活困难,负债累累,戚柏年夫妻俩便到诸几卖榨菜。戚雪青为了发财,又在家搞废旧金属中提炼纯铜的行当。本钱很大,没有几万几十万拿不下来。戚柏年夫妻俩支助有2万。又前后花了三万元左右的钱,给戚雪青娶了媳妇。并在泗门荣属厂花了二万元钱买了一间邻马路的店面房,供戚雪青开钣金店。戚雪青后又做煤生意去了。折腾来折腾去,就是挣不到钱,亏的一滩涂地。生活全靠两老。与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学钣金,炼铜,娶儿媳妇,买店面房,做煤生意,还要养孙女。不仅淘空了父母所有的积蓄,还欠下债务。戚柏年夫妻俩在诸几卖榨菜的十多年收入,几乎都用在了儿子戚雪青身上。而往来卖榨菜的所有资金全由陈秀娟掌管。陈秀娟从结婚以来,一直自己挣钱自己藏,从来不拿出来补贴家用。戚柏年没钱就问邻居马南辉借。
戚柏年夫妻俩又在诸几劳苦几年后回家。在泗门店面房开饭店,戚雪青做煤生意去了。后来戚柏年去照顾老母6年,并到庙里去烧饭挣钱。店面房仍归戚雪青开钣金店,因马路扩建被拆迁。拆迁费归戚雪青所有。
某一天,戚柏年在自家自留地旁,邻居家瓜棚里发现一妇女,经常在此过夜。问清楚是被儿子赶出家门。从此,戚柏年同情照顾此女。引发家庭大爆炸,永无宁日。2007年,67年的戚柏年与陈秀娟离婚,戚柏年除分得一间平房外,净身出户。诸几卖榨菜所存的十万存款被陈秀娟转移。离婚后,陈秀娟跟随女儿戚雪敏到余姚生活,同时从事保姆工作。儿子戚雪青放弃倪家路村新批的宅基地,造房到泗门镇镇南村杨家,杨新路15号。陈秀娟前后拿出15万元支助戚雪青造房。杨家农村别墅陈秀娟拥有四分之一的股份。
戚雪青因看不惯戚柏年有女人,不仅砸烂戚柏年所住的房屋,还携棒殴打老父,剪断电线,断其水路,父子反目成仇。
2013年,戚雪敏开车被人打伤后,已一年多不能干活。陈秀娟在雇主家也扭伤了脚。戚雪青讲我们没有时间照顾陈秀娟的。只得由戚雪敏照料。因余姚房租太贵,戚雪敏无力承担,故母女俩回到倪家路村空置多年的老宅。光打扫卫生就花了一个多月。后陈秀娟又到临山医院剥白内障住院,全由戚雪敏照料。因戚雪敏没钱,没有好吃好喝对待陈秀娟,陈秀娟开始嫌弃戚雪敏。戚雪敏只能买得起5一8元的杨梅,而戚雪青能买得起20元以上的杨梅。此时,儿子戚雪青已经是拥有安装公司的小老板,年薪20万左右。陈秀娟为了讨好儿子媳妇,要求戚雪敏拿出二万元钱,买下老宅,否则不让住。戚雪敏每出去打工一次,回来不是金银首饰不见了,就是银元不见了。一次次派出所报案,没有结果。陈秀娟戚雪青尽数拿走戚雪敏值钱的财物。把一切认为有用的东西都拿到镇南村杨家杨新路15号。陈秀娟多次到村里闹腾,不让戚雪敏烧饭,不让戚雪敏睡觉。在某些不明真相的干部丛恿下,陈秀娟戚雪青夫妻俩把戚雪敏赶出老屋。邻里乡亲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要求戚柏年出面。
于是,万般无奈之下,2016年4月,戚柏年起诉戚雪青要求支付赡养费,泗门法庭追加戚雪敏。同时起诉陈秀娟侵权,要求陈秀娟搬离老屋,回到自己的房子去。
陈秀娟有社保,医保,大病保,有存款,有自己独立的住房(全部出租)。又在泗门镇南村杨家杨新路15号农村别墅,拥有四分之一的股份。按理讲,陈秀娟已经得到了最好的安排和归宿。而倪家路村祠堂弄路西7号,部份房屋也被戚雪青出租,收取租金已达万元。
诉讼期间,陈秀娟戚雪青上下打点,动用一切可动用的社会关系。村支书谢建鑫讲,51年的土地房产证已经过期了,以1999年的户主是谁,就是谁的。当然是戚柏年的。戚雪敏要求村里出具证明,书记动手打人。旁人劝开。泗门执法局局长姚永胜讲,戚雪敏哪里来哪里去。一审法庭,戚雪青讲:什么王招姑什么戚连纪,我统统不认识,是假的,房子是我住的就是我的。一审法庭把倪家路祠堂弄7号判给戚雪青。戚柏年戚雪敏不服,上诉宁波中院。戚雪青不仅威胁恐吓两位邻居证人,夫妻俩与陈秀娟,打倒戚雪敏,双手卡住戚雪敏脖子,嘴里叫哮,叫你告卡死你。深夜把戚雪敏赶出家门。从此,戚雪敏去上海打工。所有财产被陈秀娟戚雪青掠夺。
今日陈秀娟戚雪青夫妻对待戚雪敏的各种手段,就是当年用同样的手段对付戚柏年的。
二审法庭维治原判。在一名律师的指点下,父女俩拿着房产证来到检察院,讲再审后不服,再来。从写再审申请书开始,遭到了一审,二审法官的百般阻挠,现在,再审法官讲维治原判,但书面稿件要等时效到了再给。
2017年12月28日,戚雪敏在上海工作时接到村干部谢书朋来电。戚柏年脑梗出血,生命垂危,在余姚市第四人民医院抢救。马上来医院,还没人签字,急等你回来。无奈,戚雪敏放弃工作回家照顾老父。在医院里近一月,看到的都是患病父母全由女儿照料至死,财产都归儿子所有。医生诊断戚柏年出血性脑梗死,高血压病,心房颤动,肺部感染。无药。还是回家静养,年纪太大了,无回天之术。出院后,生命进入倒计时的戚柏年,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全仗戚雪敏精心照料,否则早已死亡。村民们纷纷前来探望,送钱送物,因为要过年了。时至今日发稿,儿子戚雪青没有拿出一分钱,一粒米,照料父亲一分钟。连人影也找不到。又拒不执行法定赡养义务。陈秀娟依然霸占倪家路祠堂弄7号老楼房,始终不让戚柏年进门。现在,父女俩只靠戚柏年七百五十元的农保生活,吃喝拉撒全在属于戚柏年的十几平方的小屋,外面下大雨,里面东滴西漏。冬冷夏热,拥挤不堪。村民们群而奋起,为戚柏年父女俩鸣不平。村干部也出面干涉,戚雪青陈秀娟的不让行为,触怒百姓,造成严重的社会严劣影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民众,要求戚雪敏曝光,为戚柏年父女俩讨一说法。不管陈秀娟戚雪青背景如何强硬,失去民心是最大的失败。
土改时的老楼房到底是戚柏年的还是戚雪青的?女儿戚雪敏有没有继承权?倪家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村民比法官会断案。王招姑戚连纪最糊涂也不会把房屋留给戚雪青的。陈秀娟懒着不走,充其量上海拿走了二千元,其中,一千元算陈秀娟的,那陈秀娟在此已住十年,以十年抵一年,足矣!法官把老房判给儿子戚雪青,村民纷纷表态,没有老子哪来儿子?你们法官是前出世的?儿子不赡养老子,有什么资格拿老子的财产??这些法官连农村文盲都不如。若非陈秀娟戚雪青贿赂他们,官官相护,那就是这些大小官员根本就不把法 律当一会事,没有职业道德,没有节操,没有专业的法律知识,没有人性德性,如何审判出这样的案子!!!完全是糊弄老百姓。戚柏年除了身子是自己的,所有财产给了陈秀娟母子俩,而母子俩十年来从未停止过对戚柏年的伤害。戚柏年临死都不能住进自己的房子,真正可怜。这个凉薄的社会何时才能多些温暖,多些人情。欢迎大家讨论!
这是一场法律,正义,民意与权贵,腐败,失德的较量。
欢迎社会各界采访报道,还父女俩一个公道!!!

-关注 -粉丝

积分:
0
经验:
0

发私信 关注TA

1 到第

精彩推荐

  • {{reversedTitle(item)}}

    {{item.Summary}}

    {{item.Author}} 广告
    {{item.ReplyCount}} {{item.ViewCount}}

使用 高级回复(可批量传图)

快速回复

写好了,发布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